黎明之前,渡尽劫波皆兄弟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02

《黎明之前》叫人看得很过瘾,整部剧,就象编导摆出的一副珍珑棋局,让观众去自行破解。仿如《毒巧克力案》的多重解答,又似《罗生门》多版本讲叙,《黎明之前》的创作者,以开放的心态,为观众提供了很多扇门,你选择走进的门不同,你可以得到的故事,便将以不同的面貌呈现。

水手和媳妇都是地下党,于是水手媳妇挂了。
阿九和媳妇都是联络员,于是阿九挂了。
顾晔佳和刘新杰都是潜伏人士,于是顾晔佳挂了。
周汉亭和何秀宁假扮夫妻,于是何秀宁挂了。
——所以,共产党的夫妻政策是:二丁抽一。

《黎明之前》在故事架构、情节设置、戏剧冲突方面与以往的谍战剧有很大的不同。
开头有些平淡,但情节往下的发展给人诡谲多变,出乎意料的感觉,因而紧紧抓住了观众的眼球。与《潜伏》里的余则成截然不同,余则成是充分掌握局面,每每化险为夷。从这个角度的得失成败上看水手小组以及刘新杰是失败的。刘新杰潜伏了10年,被唤醒后一个多月后就彻底暴露了。水手本人被捕自杀、小组主要成员要么牺牲、要么投敌,地下党组织被破坏,可谓损失惨重。
然而最终的胜利却依然属于刘新杰们,使得共产党人取得胜利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有更坚定的信仰,不是他们有超常的能力、也不是他们对事业的忠诚,(虽然这些是他们都完全具备的)而是来自于八局自己的内讧,来自己于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来自于权力的斗争。在此时,人性起到的作用几乎是决定性的。直到最后人们才明白,抓卧底,并不是李博涵等人多么敬业、多么尽职,多么有信念,而只是他们谋取升官发财的法宝。谭忠恕其实从一开始就能断定刘新杰是卧底,但是他一直的犹豫,在心存侥幸,他犹豫的是什么?心存侥幸的又是什么?他无法面对的其实是情与法的选择,他只能心存侥幸的期待自己不要面对这样的抉择。他扎扎实实的布置了一系列的行动,抓获了水手,破坏了地下党组织,却在最后关头,选择解救了刘新杰,解救了他的兄弟。由此他在情与法面前取得了心理平衡,他是觉得自己不负党国更不负兄弟。当八局处在风雨飘摇,备受倾轧的局面下,人心惶惶,各打各的算盘,谁是卧底,抓不抓这个卧底,对于其他的几个人如齐佩林来说,根本不去关心,也不去真正的不遗余力去抓,他们其实心里早都知道,这个人就是刘新杰,关于亚新饭店的枪伤的解释如此牵强,齐佩林和孙大浦居然就信了,这只能证明他们愿意相信,而不是真的相信。但他们却心照不宣,甚至极有默契的配合谭忠恕最后的安排,解救了刘新杰。而把矛头一齐指向平日里就嫌隙很深的李博涵。官场腐败若此,战争的成败情势,自身的利益博弈,种种因素加起来,都使得他们不在坚守职责,不在坚守信念,而只凭着对谭忠恕的忠诚和对刘新杰的友情行事了。党国的利益、原则在此时他们的心中,并比不上谭忠恕和刘新杰的个人魅力,这是国民党的失败,却是人性的胜利。而李博涵的失败,就更是因为做人的失败了。至于水手,更是安排好了一切然后坦然赴死,临终的时刻,还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暴力为何是低级的征服方式?在水手身上可见一斑,就像谭忠恕自己所说的一样:他从未失去自由,他的精神是不可以战胜的。只有在精神上无法战胜别人,才只能用暴力除掉他的肉体,然而肉体虽然消失了,精神却会永远传承。这是更高层次的胜利,历史也无数次的证明着这一点。
《潜伏》里余则成和翠平的爱情让人忍俊不止,《黎明之前》里刘新杰和顾晔佳的爱情却始终笼罩在执行任务的面纱下,二人明明彼此真心倾慕,却时时处于二难的痛苦煎熬,二人都不能对对方公开身份,都要小心翼翼的扮演恋爱的一对,而其实,他们是多么的真心相爱啊。所以,当最后顾晔佳得知了刘新杰的真实身份后,百感交集,泪流满面。最后她死在刘新杰的怀里,未尽的一句话也是:我们的爱情是真正的志同道合的爱情,我死而无憾。革命的爱情果然无比壮美,《潜伏》里的生离,和《黎明之前》的死别,那个才是最完美的圆满?那真的是见仁见智了。
整部剧集在剧情上有峰回路转的奇妙,但在最初宣传的在该剧的创作上将关键人物的设定和心理分析引入情节描述中这一点来说,其实剧中并没有充分体现,起码没有很医学很专业的表现出来,只是最常见的心理分析而已,这种技巧我相信是每个情报人员都必须具备的,而剧中所处的时代是1948年底,心理学早在19世纪就已经发展的很快, 很多经典的心理学著作都写于那个时期,所以,拿这个做宣传点,有点名不副实。
另外有很多的细节也值得推敲。有些情节交代的不够充分,比如李德元所有的戏份都让人觉得不可信。还有刘新杰对马蔚然策反和对钱宇的发展,都交代的不充分,和剧情不衔接。

如今的谍战剧也许即将在年轻演员们的年轻化表达中找到崭新的突破口,或许即将掀起另一轮的收视狂潮,在此时仍旧卖这部几年前老剧的安利并乐此不疲,实在是感念于主创团队内心的一处柔软。《黎明之前》并未将落点放在单纯的立场和信仰之争上面,没有将一段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历史简单粗暴地用对与错,邪与正来呈现,而是着眼于人性中的兄弟手足之情,信仰里的忠贞刚烈之义,其格局与眼界,便值得倾心安利。

1948年秋的上海,“水手“段海平领导的中共地下党组织为了获取国民党的潜伏计划,在卧底多年的中共党员刘新杰的暗中帮助下,与谭忠恕为首的国民党第八情报局特务斗智斗勇,展开了生死较量。地下党组织接连被破坏,水手的部下被捕和牺牲,刘新杰被怀疑,奉命指挥一次次的抓捕行动,也处于危险境地。最终段海平设计反间计,用自己的被捕和大量细节使谭忠恕上当,以生命的代价破坏了敌人的木马行动,而刘新杰继续战斗在敌人的心脏,迎接黎明的到来。

齐佩林/孙大浦的关系:他好,我也好。
刘新杰/李伯涵的关系:他好,我不好。
段海平/谭忠恕的关系:他不好,我好。
谭忠恕/刘新杰的关系:他不好,我也不好。

齐佩林、孙大浦和刘新杰之间的兄弟情义同样跨越立场,却也止于立场。十年相处,少了谭忠恕与刘新杰间的亲情意味,齐佩林、孙大浦、刘新杰三人间的兄弟情更多展现出的是彼此真正的欣赏,甚至是惺惺相惜。图穷匕见,真相即将大白之时,齐佩林和孙大浦情愿相信刘新杰是清白的。回忆起三人之间所有的点点滴滴,以及最终分道扬镳、各自殊途,颇有几分英雄陌路的悲壮苍凉。由此,立意则又高一筹了。

《黎明之前》的隐性线索。
马蔚然:这叫变质岩。
——所以他变质了。
庄云清:我姓庄。
——所以他装(庄)死了。
段海平:我的代号是“水手”。
——所以他死于喝水。
边日南:我是朝鲜人。
——所以朝鲜日了南朝鲜。

水手段海平和刘新杰是统一战线的战友。刘新杰作为休眠者,“就是一枚钉子,注定要烂死在八局这块木头里”,而段海平则“是刀,是斧子,可以刀砍斧剁”,二人一暗一明,共同信仰的驱使下小我与大我间的对冲给两个人之间的兄弟情义蒙上一层浓重的悲剧色彩。作为同样的,更高级的潜伏者,段海平的生命早已经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他随时面对着暴露甚至死亡,但他同时需要对组织负责,情感被迫压抑。码头枪战中他任由阿九带着重伤的亚琪从大路离开,并借机从小路撤离险境,牺牲兄弟直至牺牲自己,才是对战友刘新杰最好的保护,此刻的兄弟情义是无情胜似有情。

《潜伏》和《黎明之前》的关系:
余则成的小眼睛挪到了谭忠恕身上。
穆晚秋的大眼睛挪到了顾晔佳身上。
廖三民的英俊挪到了刘新杰身上。
吴敬中的肚子挪到了孙大浦身上。
——综上所述,《黎明之前》是《潜伏》的毕加索版。

叛变的秦佑天带来惊天的消息:八局暗藏卧底。《黎明之前》开篇即破了谍战剧惯常的设悬手段,转而以上帝视角告知观众:平日吊郎当的闲人刘新杰即是夜幕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031,文质彬彬的校长段海平竟为谭忠恕经年的梦魇。谭忠恕抽丝剥茧步步为营,木马计划浮出水面,双方陷入另一个角斗场。一改往昔我方特工开挂似得揍得敌人落花流水,这一次的反派双商在线甚至处处占得先机。毕玉海的自大和疏忽成为水手大坝管涌的开始,随后董乾坤的叛变使情势急转直下。边日南牺牲,四顾无人的情况下水手不得不重新启用已经暴露了的周汉亭作为军师,但周汉亭的身边早已被老谋深算的谭忠恕安排了女特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水手组织最终被瓦解,段海平拼着牺牲自己保全刘新杰,才勉勉强强完成了催毁木马行动的任务。

观众都说这剧像《潜伏》。
刘新杰:口胡,余则成有我眼睛大吗?
谭忠恕:坑爹呢?吴敬中有我年轻吗?
齐佩林:勒个去,陆桥山有我忠诚吗?
王翠平:扯,顾晔佳有我嘴巴大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土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顾晔佳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倒在刘新杰怀中。
刘新杰:我是共产党……
顾晔佳:我已经知道了……
刘新杰:我是031……
顾晔佳:我也知道了……
刘新杰:你还不知道我去黄埔之前的真名……
顾晔佳:现在我知道了……
刘新杰:我还有个小名……
顾晔佳:……我可以死了吗?

ps,这篇评原本是压箱底的陈年旧文,大概是10年播出后写的。最近重看剧,被结尾字幕狠戳一把后(是反射弧就是这么长)才想着怯怯发出来。字幕里说到,刘新杰被授予一枚三等红星奖章,却提到他和谭忠恕兄弟二人至此再没相见。从前看剧觉得残忍,就这么了结了,几十年的兄弟,死生不复相见,多么冷血。现在才觉得这种处理是莫大善良,就此戛然而止吧,分离还能留个念想,总好过在未来漫长黑暗岁月中眼睁睁看着兄弟未卜命运却无能为力,白白煎熬。

阿九拥抱着刘新杰:我们十年没见了……
阿九深情看着刘新杰:我一直跟着你……
阿九胆怯的告诉刘新杰:我结婚了……
阿九愧疚的告诉刘新杰:我媳妇怀孕了……
阿九决然告诉妻子:我必须去找他……
最后刘新杰痛哭:阿九是我弟弟……
——综上所述,编剧的目的是想玩死腐女。

在谭忠恕的视线里,似乎所有人都只有两种属性:诚实的或不诚实的;有用的或无用的;朋友或敌人。作为八局最高长官,他的大脑好像一台精密仪器,抽丝剥茧地分析所有人的脸和行为,茶色墨镜背后的小眼睛里怀疑的光芒永远在闪烁,他不会正视任何一个下属,除了刘新杰。对这个一起长大,一起读黄埔军校,一起从常德会战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异姓兄弟,谭忠恕更多扮演的是兄长的角色。作为国民党的高官,他没有像其他官员一样尸位素餐,反而身体力行,克勤克俭。唯独在刘新杰的事情上破了戒,为他谋了个总务处长的闲职。他也怀疑过卧底是刘新杰,一次次将他推向危险境地,不过是最急切地想要证明这个兄弟的清白。直哪怕是最后饱受诟病的为刘新杰洗白的结局,笔者也一直坚信那是谭忠恕在信仰的大厦倾颓后,为留住保住兄弟姓名与信仰的挣扎与妥协。

《黎明之前》和美剧的关系:
导演是看过《24小时》的。
编剧是看过《数字追凶》的。
丁三是看过《秘密部队》的。
齐佩林和孙大浦是看过《兄弟连》的。
段海平是看过《犯罪心理》的。
刘新杰是看过《人人都爱雷蒙德》的。
李伯涵看的肯定是英剧:《新福尔摩斯》,不仅学着破案,还学着吸毒。

如果说《黎》剧中表达的跨越立场与信仰的兄弟情义是主题内涵的一次拔高,那么基于同一立场,带有牺牲精神的战友情的展现则是谍战剧的题中应有之义,值得庆幸的是表述并不落俗套。

堪比美剧的快节奏剪辑,抽丝剥茧的悬念叙事,满清热忱至死不渝的忠贞信仰,似乎谈技术,论艺术,《黎明之前》都担得起无上赞誉。但最终催动迷妹逮住机会便要卖出《黎明之前》安利的,是超脱信仰本身,基于人性与本能的“渡尽劫波皆兄弟,相逢一笑泯恩仇”式兄弟情义。

戏剧的震撼力来自于对抗和冲突,但在《黎明之前》里,最具戏剧张力的一段兄弟情却来自于最契合的两个人——阿九和刘新杰。这是全剧中唯一一对亲兄弟——两人的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液,他们有相同信仰立场和骨肉亲情。在见到阿九之前的十年时间,刘新杰能拥抱和谈笑的,都是敌人,而短暂的相聚过后,亲兄弟必须为了信仰而牺牲自己的生命,自此天人永隔。此处的处理手法,虽不着痕迹,但却在观者心头砸下一记重锤。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黎明之前,渡尽劫波皆兄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