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观念足以毁掉一个世界,童话恶之花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2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又是一个发生在二战时期的悲伤故事。

                                                  童话恶之花
                                                                      评《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这是一部通过用孩子的眼睛去揭露二战时期德国人对犹太人的残忍屠杀的电影。就像电影海报那样,一面电墙,一边是希特勒的儿子布鲁诺,一边是犹太人的希姆尔,两个不同世界的孩子在这混浊的国度里用天真构筑了他们的一份友谊。
  一、悲剧暗示
  《穿着条纹睡衣的男孩》画质特别清新,可就在这种清新中一丝丝的寒冷浸入骨髓。尤其是当布鲁诺在庭院里荡秋千的时候,不慎摔伤了腿。原因就是为了望一望房子另一边的“农场”,可就算他荡得再高,也无法看清那头集中营的黑暗,正如他怎样都理解不了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不是好人?所谓的“农场”明明在电影中生活地那么幸福惬意,为什么进去后又与电影中截然不同?电影开头布鲁诺快乐地和小伙伴们“飞翔”于街道中,即便是在告别前,仍不忘再多玩一次“飞翔”游戏。与此相悖的是,他又注定是唯一出离于欢送宴会的人,手扶着木梯站在高处,目光疑窦地注视着楼下饮酒起舞的大人们。那一刻,布鲁诺稚嫩的眼神中开始腾起一股忧虑,那是分明不同于玩耍时的情绪,而是恍若一直镌刻于内心潜意识中的不安。笼罩全片的悲剧气质亦从这一细节中开始一寸寸昭然若揭。
     然而与布鲁诺的悲剧相对应的,还有姐姐逐渐沦落。在那场宴会上,姐姐并不像布鲁诺那般显露出迷惘和孤独,她反而是欣欣然混迹于大人中的小孩,一如她日后对希特勒对法西斯的崇拜。而那个“法西斯”家庭教师不合时宜的出现,更促使了她悲剧性地走上了的弯路。其中有一个情节是布鲁诺去仓库找足球,无意中看见姐姐的洋娃娃没有穿衣服,堆在仓库的一角,像是尸体。同结局是布鲁诺、希姆尔和那些犹太人一起在毒气室被杀掉一样,大家光着身子等待死亡。
      每件事都发生的那么顺其自然,然而这种自然中蕴含的是彻骨的寒冷与悲凉。悲剧的结局似乎就在潜移默化中告诉了观众。
    二、孤独深处
       这是一部以细节和情绪交融而成的二战电影,同样地,它也无疑是一部值得深思的“集中营”佳片。值得称颂的还有它的片名,《穿条纹睡衣的男孩》,颇具孩童般引人遐思的想象力;而隐匿在这“条纹睡衣”中游戏式的黑色讽喻,呈现出一股微小而强大的“反战”力量。
     男主角布鲁诺终究太过孤独,所以尽管疑窦重重,他还是忍不住爬过那道电墙去到“农场”的另一边。当他穿上希姆尔带给他的睡衣时,天空中的乌云仿佛悄悄地扩散开来,继而响起一阵阴阴的闷雷。影片这最后的段落,充满了如此悲恸的气质,煽情而绝不矫饰。恍若漏进毒气室里的微弱的顶光,弥漫着如此悲伤而恐惧的存在。无奈的是,布鲁诺至死都犹然身处疑虑当中。布鲁诺是不同的,或者是他还很年幼,或者是他只是单纯的想做个探险家。也许进入集中营对他来说是探险。也许是他太孤独了,马上搬家又要失去朋友,想和希姆尔呆在一起。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说谎,害希姆尔被打,所以帮他找爸爸作为补偿。是啊,这种补偿何尝不是纳粹对犹太人的补偿呢?
   三、《穿条纹睡衣的男孩》or《美丽人生》
   同样是讲述二战时期对犹太人的迫害屠杀,《穿条纹睡衣的男孩》和《美丽人生》有太多相似之处,也有诸多不同。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色彩清新,但是透着一种平静的残忍。《美丽人生》用黑色幽默简述了爱与悲。在所有二战题材电影中,《美丽人生》是一个例外,其故事的悲剧性不亚于任何一部二战题材的电影,但却是一部伟大的喜剧,让人欢笑让人痛哭,让人钦佩苦难中的人性,能有如此力量,仅仅一位父亲为了拯救一个孩子的美梦。《美丽人生》更多的是展现父爱。罗伯特·贝尼尼,电影的导演和主演,是一个天生的喜剧家,让人一看就想捧腹大笑。整场电影中,他不曾流露过悲伤,最多只是抱怨几句干活太累,他汗水满面的脸明明已经痛苦扭曲,却依旧用他快乐日子里的语调说着一切,好像这并不是一个惨绝人寰的时代,而只是碰巧遇上了倒霉的事。为了让儿子知道这是一场也许有些艰苦但绝对妙趣横生的旅行,他愿意时刻保持微笑,告诉他若不坚持就得不到坦克大奖了。一场艰难的童话之旅,强权压迫与父爱亲情的较量。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中,同样有父亲和孩子,同样的题材,也充满强烈的反讽。父亲是希特勒的军官。是一名残暴、毫无人性,却在孩子面前俨然慈父的纳粹军官。同样是父亲,也许是阶级不同,也许是信仰不同。《美丽人生》中的父亲为了保护孩子心中的童真与美好,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而《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父亲则是请了“法西斯”家教,潜移默化地告诉孩子:犹太人都该死等一系列法西斯思想。而当布鲁诺穿过集中营的铁丝网,和希姆尔一起寻找父亲,却被自己父亲施放的毒气害死,这是一种寻常隐喻,所有恶行终会回报于己。到此已经了它不是童话,而是一个比喻,我们或许震撼,却没有美好期望被敲碎的强烈痛楚,因为能预想结局,有所征兆,就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让人心碎的是,正如电影中母亲所说:这不是战争,这是屠杀!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开头有这样一段话:在黑暗的理性到来之前,用以丈量童年的是听觉、嗅觉以及视觉。是的,如果童话不死,就不会有恶之花。

这还是2009年的文字,好遥远的感觉。2017年8月16日。

在看《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结局时,我崩溃了。想起一篇高中学过的文章《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我想男孩和犹太人应该是被毒气所窒息而死,一个个赤裸着身体被锁在一个狭小的封闭室里,忍受着毒气吞噬死亡的煎熬,那一刻他们是多么的绝望。而在二战时期,这些场景是真实存在过的。曾开玩笑说,纳粹迫害犹太人是因为犹太人太过聪明。一个的观念可能会毁灭一个世界,中东的局势仍不稳定,妇女们还带着面纱遭受着男人随心所欲的践踏盲山的故事还在世界的角落上演 ,世界和平从来都不是一个笑话。能够生活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里,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就像泰戈尔所说的“生活是条沉船,请不要忘了在救生艇上高歌”。

假如德国军官的儿子与集中营里的犹太男孩成为了好朋友会怎样?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看电影之前,大约知道这是关于二战的片子,是在当当精品书推荐中看到的,我喜欢布鲁诺的眼神,当然这是在书的封面上,干净清澈还有稍微的疑惑。也许不是当当这本书,是更早,高中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讲过一个类似的故事,但是那时这本书还没出版,故事内容确实是如此相像,所以当我看了故事,没有什么困惑,除了结尾。也许正应了一句类似恋爱中的话——猜对了开始,却猜错了结尾。关于战争的片子总是容易引起共鸣,道理简单,我们都向往和平,只是我们在这一刻聊天,享乐的同时,在世界的另外一个角落确实有很多贫穷,疾病和死亡,这里的贫穷,疾病和死亡有很多来自天灾,可是有的确实来自人祸,来自人为给予的战争,生灵涂炭,饿殍遍野,恰恰是那些给我们营造安心享乐氛围的人给他们制造了我们不敢想象,我们抨击,我们想去反对的战争,分离,和死亡。我们在这个地方摇旗呐喊,我们在这个地方抗议,战争的炮火依旧延续。关于二战的片子看过一些,印象比较深的当属《辛特勒名单》,《钢琴家》,《美丽人生》。这三部都给人以希望,结局总是归于和平,战争结束了,悲伤虽有,可是不再延续。《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从故事一开始我便开始等待那个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直到那个有点感觉像白化病的什穆埃尔出现,我对睡衣还是没什么感觉,直到这个门牙掉了的小男孩指着自己的编码我才如我们的男主角般傻傻的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布鲁诺认为这是游戏的编码,而我才真真正正的意识到条纹睡衣到底是什么——囚服。那段历史在那个销土豆的医生手下演绎的悲伤沉重开来,无论地位卑贱,无论职业高低,无论相貌美丑,无论年龄大小,只是因为你是“犹太人”,在希特勒时期,你便没有生的权利,错误在谁,不是上帝,是你本不该存在。《穿条纹睡衣的男孩》------2009年某天 未完以下是2012/11/7,今天时光网上是这部电影上映4周年,我猛地想起自己好像写过一点东西,今天翻阅,才发现没有完成。我的很多签名是“无疾而终”,总是习惯豪迈的开始,热切,积极,内心奔腾,到最后消失的也是仓促。今天去回忆这部电影,脑袋中只有两个孩子在铁网两侧,恰逢中共十八大,前几天因为时光网上猜电影,因为一张陈道明和杜宪的照片,我有一种冲动,去了解一段被掩盖的历史。以下想说很多话,估计会不适宜,说过了70年,一些历史将被还原,in china 我受到的教育统统来自同一个政党,至于历史本来面目,无从考证,无法打听,一己之言是当今形势不可变更的真相,史学家也有一定的偏倚,到底什么为真,什么又伪,当今政党假如被替代,将是另外一段历史教育,这种历史被限制性甚至部分更改性的放在我面前,我第一次感觉迷茫,对当下处境的犹豫,让我不敢向前。今天新闻铺天盖地是奥巴马当选,奥巴马的理念直接影响了中国未来今年走向,其实,我们是生在和谐社会,有些东西,不谈也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思想在儒家教育的影响下越来越深刻的表现出来,无论出世或者入世,只是希望,少一点战争,少一点伤痛,少一点生离死别,少一点因为利益驱动不惜损害他人利益之心,多一点关爱,多一点温暖,多一点感恩,多一点光明。2012/11/7 21:11 ast exploring is die-----《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图片 1

想不到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看电影之前,大约知道这是关于二战的片子,是在当当精品书推荐中看到的,我喜欢布鲁诺的眼神,当然这是在书的封面上,干净清澈还有稍微的疑惑。也许不是当当这本书,是更早,高中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讲过一个类似的故事,但是那时这本书还没出版,故事内容确实是如此相像,所以当我看了故事,没有什么困惑,除了结尾。

不过,在那个恐怖的年代,也只能以这个悲伤的结局来作结了。

也许正应了一句类似恋爱中的话——猜对了开始,却猜错了结尾。

每次看二战题材的电影,都会莫名的伤感;

关于战争的片子总是容易引起共鸣,道理简单,我们都向往和平,只是我们在这一刻聊天,享乐的同时,在世界的另外一个角落确实有很多贫穷,疾病和死亡,这里的贫穷,疾病和死亡有很多来自天灾,可是有的确实来自人祸,来自人为给予的战争,生灵涂炭,饿殍遍野,恰恰是那些给我们营造安心享乐氛围的人给他们制造了我们不敢想象,我们抨击,我们想去反对的战争,分离,和死亡。我们在这个地方摇旗呐喊,我们在这个地方抗议,战争的炮火依旧延续。

因为那些悲伤的故事,因为那个悲惨的背景。

关于二战的片子看过一些,印象比较深的当属《辛特勒名单》,《钢琴家》,《美丽人生》。这三部都给人以希望,结局总是归于和平,战争结束了,悲伤虽有,可是不再延续。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生于二战时期,早已注定了是个悲伤的故事。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从故事一开始我便开始等待那个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直到那个有点感觉像白化病的什穆埃尔出现,我对睡衣还是没什么感觉,直到这个门牙掉了的小男孩指着自己的编码我才如我们的男主角般傻傻的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布鲁诺认为这是游戏的编码,而我才真真正正的意识到条纹睡衣到底是什么——囚服。

只有我们这些过惯了美好日子的孩子,才会以为有奇迹的结局出现……

那段历史在那个销土豆的医生手下演绎的悲伤沉重开来,无论地位卑贱,无论职业高低,无论相貌美丑,无论年龄大小,只是因为你是“犹太人”,在希特勒时期,你便没有生的权利,错误在谁,不是上帝,是你本不该存在。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2009年某天 未完

以下是2012/11/7,今天时光网上是这部电影上映4周年,我猛地想起自己好像写过一点东西,今天翻阅,才发现没有完成。我的很多签名是“无疾而终”,总是习惯豪迈的开始,热切,积极,内心奔腾,到最后消失的也是仓促。今天去回忆这部电影,脑袋中只有两个孩子在铁网两侧,恰逢中共十八大,前几天因为时光网上猜电影,因为一张陈道明和杜宪的照片,我有一种冲动,去了解一段被掩盖的历史。以下想说很多话,估计会不适宜,说过了70年,一些历史将被还原,in china 我受到的教育统统来自同一个政党,至于历史本来面目,无从考证,无法打听,一己之言是当今形势不可变更的真相,史学家也有一定的偏倚,到底什么为真,什么又伪,当今政党假如被替代,将是另外一段历史教育,这种历史被限制性甚至部分更改性的放在我面前,我第一次感觉迷茫,对当下处境的犹豫,让我不敢向前。今天新闻铺天盖地是奥巴马当选,奥巴马的理念直接影响了中国未来今年走向,其实,我们是生在和谐社会,有些东西,不谈也罢。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思想在儒家教育的影响下越来越深刻的表现出来,无论出世或者入世,只是希望,少一点战争,少一点伤痛,少一点生离死别,少一点因为利益驱动不惜损害他人利益之心,多一点关爱,多一点温暖,多一点感恩,多一点光明。

2012/11/7 21:11

2017/8/16 23:09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观念足以毁掉一个世界,童话恶之花

关键词:

上一篇:美丽的传说,怪你过分美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