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三钗里的处女膜,在乱世中看见人性的光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5

上映那天本来想看的是《三傻大闹宝莱坞》,结果只有这片和《龙门飞甲》,其实两个导演最近拍的片都让人很失望,一想还是看了《金陵十三钗》。看完之后心情很沉重,回去的路上只想到一句话,“南京才是中国人的睾丸,捏一次疼一次”。本来想趁热写点东西,看了几篇豆瓣的评论,却又不想写了,大概因为第一篇就是类似《张艺谋是同性恋的可能性》之类的狗血标题,第二篇是很不错的一个对电影的评论。觉得自己写不出更好的于是作罢。

刚看完《金陵十三钗》的那一刹那,我甚至有一丝欣慰:中国导演终于能讲圆一个故事了。但这丝欣慰马上被如潮的失落乃至恶心代替,因为张艺谋花了6亿,除了反复灌输仇日二字,除了制造一场民族主义的廉价狂欢,又带给了我们什么?
从三钗到十三钗
多年之前,电视上曾经播过一部电影《避难》,讲的是1938年春,我国南方南方某小城被日军攻陷。美国主教霍尔登所在的教堂成为避难所。名妓杨柳风、胡翠华和戏子小彩月跑来避难,把教堂搞的一团糟。霍尔登请求红十字会的克另斯把她们和唱诗班少女一起带走,不料又有中国伤兵来避难。日本军官服部先闯入杀了伤兵,又企图对少女施暴,被霍尔登阻止。负责营救的克另斯没有来,紧要关头,杨柳风三人挺身而出,上了日军汽车。杨柳风拉响炸弹,三个苦难的女子以生命抗议入侵者的暴行,与日本人同归于尽。
眼熟吧?跟《金陵十三钗》除了人数上不同之外,有什么区别?《避难》的导演有两个,其中一个叫做韩三平。三爷的大名,你一定如雷贯耳,而在编剧里面你能看到一个名字:严歌苓,《金陵十三钗》的作者。(此处我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严歌苓的前夫是李克威,作家李准的儿子。《避难》是二人的共同作品。原来跟喜欢电影的朋友聊八卦时听了一耳朵,没查实就写了出来,误导之处向大家道歉。)
话说回来,严歌苓对旧作的包装,也不过是玩噱头。避难中的三个妓女,一个华贵、一个泼辣、一个温婉,恰恰对应了《金陵十三钗》里的三个妓女:玉墨、红菱、豆蔻。除了她们三个之外,其它的妓女们的面孔模糊不清,完全沦为打酱油,这一点在电影里也得到了完美的再现。在数量上扩容,然后套“金陵十二钗”的噱头,恰恰和张艺谋喜欢玩人多、玩大场面的毛病不谋而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天意。
抗日战争还是抗“日”战争
八卦完了,回到电影《金陵十三钗》上来,你会发现,这场抗日战争,不过是一场抗“日”战争。
电影开始时满街的尸体告诉我们,这是战争。而凡是看电影的观众都会明白,这场战争的背景是南京大屠杀,然而,极其诡异的是,整部电影对屠杀几乎只字未提。有人会说,满地尸体了还不是屠杀吗?不好意思,凡是战争都会有满地的死尸,这里的尸体,与南京无关,与屠杀无关。有人又会说了,豆蔻被三刀致命,还不是屠杀吗?不好意思,那不叫屠杀,那叫奸杀。
这就是张艺谋的失策之处,但回头想想,这其实是张艺谋的聪明之处。跟任何人讨论南京大屠杀,数字问题都无法绕过去。爱国青年们无法对数字自圆其说的时候,总会说一句话:“别说30万,5万也叫屠杀!3个人也叫屠杀!”每次看到这样的论调,我就哭笑不得:占据道德制高点真是万用灵药!中国式的爱国,可以不要数据、不要科学统计,只需要一个模糊的屠杀的概念,一个仇恨的理由。谁质疑数据,谁就是不爱国,谁就是亲日派汉奸卖国贼。而这种论调盛行的结果是:既然数字不重要,那么死3个人和死30万个人没有区别。而这些年,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各种各样的死法花样繁多,围起一个村庄让他们慢慢饿死或者是软禁瞎子胖子瘸子……让他们与外界隔绝已经是仁至义尽,屠杀已然无法刺激国人的重口味。于是强奸便成了致胜法宝。只有这样,才能直插观众的心灵。在观影的过程中,我隐隐约约听到周围传来“禽兽”“操你妈的小日本”之类的声音,那一刻,我知道,张艺谋又成功了。
所以,张艺谋有意无意地抽掉了“战争”和“屠杀”的意境,整部电影下来,只有两个字:强奸!日本兵追唱诗班女孩是意图强奸、佟大为及其部下殊死搏斗是保卫女孩们不受强奸、日本军官派人驻守教堂是养着女孩让上层军官们强奸、日本兵抓到了豆蔻更是进行了赤裸裸的强奸……明明是一个战争与反战争的故事,却莫名其妙地演变成了强奸与反强奸的故事,故事的核心俨然跑到了脐下三寸那个基本点上!我们不如把电影里的日本兵换成黑社会,或者是领导干部,你会发现:完全讲得通!
处女膜保卫战
在强奸与反强奸这个主题确立之后,另一个极其讽刺的议题立刻浮出水面:谁该被强奸,谁不该被强奸?整部电影下来,有一个价值观贯穿始终:保卫贞操,保卫12张完美无瑕的处女膜。
关于处女情结,我以前曾经说过:处女情结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思想之一,有这种想法的男人把女孩子所有的价值都凝结在一层膜上。由于人格上的极端低劣,他们的人生价值只剩一根屌的主权,所以他们才会强调这根屌被拥有的惟一性;但同时由于性格上的极端自卑,他们可怜到连在屌上跟人竞争的勇气都没有,从心底最深处害怕自己比不过女孩的前任。而科学统计,85%以上的早泄是由于心理因素造成的,因此,这种男人的性能力大多是渣水平。总而言之,拥有处女情结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最可怜最无能的撸sir。
越是没有人权没有平等的国度,有这种思想的人就会越多。将这种思想放大,就变成了《金陵十三钗》的矛盾所在:同样要被强奸,妓女去,还是处女去?玉墨的台词给了我们答案:“我们姐妹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但你让那些女娃子怎么办?我们回来还活得下来,可她们能吗?”在这里,她还用了一句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红菱的台词是:“让他们看看,我们也是人!”而影片中还有这样一个情节,日本兵闯入教堂意图强奸,一个女学生从楼上摔下来惨烈。电影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妓女是下贱的,不爱国的妓女更是下贱的。处女是高贵的,我们死也不把处女给你们。妓女要想洗刷自己下贱的原罪,就必须去爱国,而只要爱国了,她们瞬间摇身一变,从妓女变成了处女。于是电影进入了最后的高潮:一群妓女打扮成处女,慷慨走上了被强奸的正面战场,那一瞬间,她们浑身上下,散发着处女的神圣光辉。而观众也恰恰在这种YY中达到了爱国与处女膜保卫战圆满胜利的双重高潮。
事实证明,谁敢妨碍这种高潮,谁就该死。当妓女们走向日本军车时,一个妓女害怕了,退缩了。在这样的关头设置这样一个矛盾冲突显然是聪明的,破坏爱国地被强奸的和谐气氛,马上得到了观众的情绪反弹,在电影院中,我清清楚楚地听到焦急的倒抽凉气的声音,还有一个男观众直接喊了出来:“操你妈的,又多事!”这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即使你爱国了,你还是婊子。别以为你爱国了,你就不是婊子了。有些人配爱国,有些人不配爱国,你们这些婊子,不过是用来换处女的牺牲品而已。
没有反战,只有反日
一场荒谬的爱国秀后,电影落幕。张艺谋的6亿人民币,打造出了一场华丽版的八国联军兽行录——对这个不熟的可以自行百度——南京大屠杀的题材可不可以拍?当然可以!但终极目的应该是反战争,反罪恶,而不是煽动反日情绪,整部电影下来,你看不到对战争的反思和控诉,有的只是对日本兵的强奸行为的极度渲染,有的只是对反日情绪的极度煽动。王小波说过:“鼓励大家去仇恨一些人、残害一些人、比如宣扬狭隘的民族情绪,这可以迎合人们野蛮的劣根性。煽动仇恨、杀戮,乃至灭绝外民族,都不要花费什么。煽动家们只能用这种方法给大众提供现实的快乐,因为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很不幸的是,一部《金陵十三钗》,恰恰给这一句话作了注脚。这样的狂欢,虽然造价6亿,但它仍然无比廉价。这也许不是张艺谋的错,而是狭隘民族主义的错。

因为书法,促成了我与《金陵十三钗》的缘分。
在看关于书法的相关文章的时候,看到了一张《金陵十三钗》的宣传图片。“金陵十三钗” 这几个的字的笔体不同于我们常见的行书或者草书。“钗”字的最后一笔,宛如一把利剑,又像一把深藏在衣服里的匕首,还像一支女人头上的金钗。
这不是美术效果下的字。而是古风十足的书体,叫做“篆隶”体。在现代书法中,最早发扬这种书体的人正是浙江的书法大师——陆维钊。篆隶体是篆体和隶体之间的一种过渡形态。它出现在秦朝到西汉末年间,西北的汉简上就有这种字。那个“钗”字的写法也不是陆维钊大师独创的,它其实在马王堆帛书里就出现过。(本段摘自《书法网》书法与电影的那些事儿)
也因为字体所流露的沧桑感和历史感,才让张艺谋一见钟情,搬到了屏幕上。
终而缔结了我与这部电影的邂逅。
很喜欢这个“钗”字的形态。极致柔美的最后,蕴藏着锋利的能量。正如女人,虽然外表婉约娇弱,但遇到强大的外力冲击时,她们总能依靠爱的支撑在身体里爆发出擎天裂地的力量,似四两拨千斤般的英勇智慧。
所以,很多人爱上这个字,也许正是看到了,字的后面隐藏着女人的本质。
借用电影中假神父的一句台词——她们拥有永恒的力量和美。
这句话,是形容纵情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妓女们的。她们为了保护未成年的女学生,为了她们的心灵和贞操,而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迎接着即将到来却本该不属于她们的命运。
因为她们是妓女,所以,服侍男人,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玉墨说,如果我们被强奸,我们还能凑合着过剩下的日子。可是,如果是她们,要怎么活下去?
她平静的说出来,却逼出我的眼泪。
谁规定的,妓女被强奸就一定能活下去?
谁知道,她们在第一次接客的时候,是怎么在黑夜里抚慰自己,宽解自己,面对以后的生活?
谁又知道,如果经历了这样的事,痛苦中,他们又怎么一点一点自我治愈?
虽说这个职业是以身体做资本,可是接待的每一位客人,不是被迫服从,不是以命换命,从心理的接受程度而言,从性质的定义而言,接客不是强奸。
只是交易。
既是交易,筹码就是同等的。身份就是同等的。心里就不会有可怕的阴影。
但是,又哪一个妓女,愿意面对被强奸的事实?愿意洗干净了等着被强奸?
出卖贞操,和践踏贞操,完全是两个概念。
所以,故事的最后,妓女们化装成女学生的样子,代替她们面对残酷的现实时,其中一个女子,突然痛哭,喊着,我不是女学生,我不去,我不是女学生,我不去。
所有的女人都静静的看着她,包括那个假神父。
哦,对了,还有上帝。
她喊的撕心裂肺痛苦欲绝,最后还是被日本兵强行扔进车里,带走。
其他的女人表明上都很平静,她们同情的看着这个崩溃的女人,何尝不是同情内心里挣扎不已的自己?
她们的心里,有谁没有哭泣?无声的,苍白的,干涸的,哭诉着生命可能的终结、尊严的绝对践踏。
但是她们没有勇气去喊,声音是情绪的导火线,一旦发声,心里建立的防线就会立即塌陷。到时又用怎样的冷静和冷酷来说服自己,坚强的面对?
她们只是呆呆的看着,看着教堂愈来愈远。看着假神父一会在日本兵撤走后,开着修好的半残卡车,载着女学生们逃离这个人间炼狱。她们仿佛看见女学生们的脸上洒落着温暖浓密的阳光,在阳光的温暖里,融化的泪珠,晶莹剔透般的闪亮。
是的,那是她们的希望。
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被命运的洪流击到尊严的谷底,从此只在黑暗中涂脂抹粉,自我怜惜。她们了解那种心酸和委屈,明白那种残忍和无情,所以当眼前这些孩子面临曾经自己的遭遇时,她们挺身而出。
是保护,也是延续。
让自己美丽干净纯真的梦,延续在这些纯真简单的学生身上。

 

最后要说的是:你也许看到了,我基本上没提贝尔大人。贝尔大人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他的东师古之行,更让我看到,他才是真正的斗士,真正的蝙蝠侠!这种重视自由、重视个人的价值的思想,十部《金陵十三钗》都拍不出来。

故事中有两个细节,让人感动。
一个叫豆蔻的姑娘(jinv),为了给一个即将死去的中国小士兵唱一首家乡的曲子,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跑回曾经的红楼,拿几根琵琶弦。在回来的途中,被日本兵发现,然后轮奸。
当时我正在吃晚饭,轮奸的画面直逼我的眼睛,我恶心的一阵阵反胃。画面不是很暴露,但是豆蔻嘴里的血和沙哑的叫骂,让我不自觉的脑补,那是怎样的痛,身体的和心理的。不过十七八岁的女生,承受着十几个男人无情的摧残,我的胃,就像被钳子狠狠的拧绞一样,瞬间就吃不下去饭。
我恨这样的画面,因为看过后不会忘记,反而会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加深,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自我折磨。于是赶紧跳过这一段,不忍再看。
但是这细节还是很冲击,为了不相干的小老乡,为了几根弦,不要命。
玉墨说,琵琶弦就是豆蔻的命。
是不是真的,弦断人亡?

今天校内上看到一篇《反日仇恨的廉价狂欢》的文章,让我又想写点什么反驳一下,同时也说些我的观点。

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豆蔻舍命取弦,香兰舍命拿耳环。
妓女们虽然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但是彼此谁也不与谁交心,那是一种热闹中的孤独,是团结下的无助。她们都是被生存串联的女子,没有依靠,没有支撑。只能将自己最为重视的东西,放在生命的天平上,与自己保持平衡。她们是用琵琶弦和耳坠做心灵的依托,她们在为自己找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轻如弦,却是生命的等价。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每次看到这两句诗,都想穿越回去,揪起杜牧的衣领,狠狠的抽耳光。
他怎么知道商女不知亡国恨?他怎么知道商女的亲人不在前线厮杀?他怎么知道商女唱后庭花不是为了供养家中的老弱病残?
就像《情深深雨蒙蒙》里依萍一样,爱人和哥哥,去打仗。她不去唱歌,拿什么养活女人和孩子?她不去纸醉金迷,又怎么让战场的男人安心卫国?她说,商女也有商女的无奈,商女也有商女的职责。
多简单无力的两句话?杜牧一定体会不了,我想他也是个光说不练的货,不然他怎么不去打仗,跑到秦淮河骂商女唱歌?还写什么劳什子的不知亡国恨。我看他是不知男人廉耻才对。
婊子无情。
这话是从婊子嘴里说出来的。有那么一点点的悲愤。
无情不是婊子,而是社会人心。
封建社会,自不必说。就是当今社会,就我所看到的很多妓女,都比男人有情有义。
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男人,并且一定是占了便宜不想付出代价还想进一步索取的不知羞耻的男人。
若是婊子无情。就不会有那么多红楼怨女。
若是婊子无情,就不会有社会上那么多提起裤子还能装体面的男人。
谁更无情?

 

很喜欢故事后半部分的神父。也很喜欢这个角色的设定。
他本来只是一个入殓师,因为想从教堂找些钱,自性使然英勇的从日本人手里救了女学生,被女学生认作神父。
从入殓师过渡到神父,可以说是身份的转换,也可以说是一种灵魂两种身份的体现。
因为,入殓师和神父,他们与上帝的距离是一样的。一个抚慰逝者,一个祈祷生命。一个送灵魂投向上帝的怀抱,一个将别人和上帝的手相牵相连。
他们都是上帝的使者,用不同的方式,完成相同的救赎。
是不是殊途同归?
而故事中,假神父爱上妓女,真的让我欣慰。
看,连上帝的使者都是深爱着妓女的,爱着妓女的一切。
太阳城申博娱乐官网,他在床上带她回到她的家乡。他在身体里给她尊重和关爱。他们是圣洁和卑微的结合,是灵魂平等的相拥。
床戏拍的很诱惑,缠绵的吻,忘情的唇,迷离的眼,香艳的肩。
当然,还有放下成见,彼此坦诚的心。
所以,我脑中闪过——当上帝爱上妓女——的时候,我自己噗嗤笑了。
这不是不可能哦。
如来佛祖都能爱上女强盗,谁说西方神明不能呢?西方人更看重心灵和身体的契合,不是吗?

首先我反常态的给此文盖个帽子,极端言论。

太阳城申博官网平台,如果,这个世界对妓女,多一点关爱,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心疼,我想,假神父问的那句"既然人人平等,那么女学生和妓女们到底该选哪一个",就不会没有答案。学生需要保护,妓女也一样需要保护。她们都是毫无抵抗能力的弱者。

我想看过此文再去看电影的人,大概看到的只会有“强奸”。因为文章标题已经给电影定性了。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心里想着是什么,看到的就是什么。大概作者想着的是强奸,看到的片子也就只有强奸。

我突然想起莫泊桑的《羊脂球》,同样一个妓女献身拯救众人的可歌可泣的又无奈卑贱故事。和《金陵十三钗》异曲同工。
不过羊脂球就算做出牺牲,一样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嫌弃和厌恶。
至少在这一点上,《金陵十三钗》在故事结尾时把尊重和同情都细腻的表达出来了。
懂得理解,懂得感恩。
我想,这是一种人性宽容的安慰和进步。
张爱玲不是说过: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没有网络,也就没法调查严歌苓的背景,但我认为把旧故事包装一下再写一次没有什么不妥的。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各种故事的实质大多数是重复的,只是主角和细节有所变换。

 

从文章中说抗日还是抗“日”的角度说,电影是一种表现形式,不是纪录片,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做一个全景式的展现。屠杀的场景,在《南京!南京!》里已经有很震撼的表现,是不是每次拍这个题材都有必要专门拍一段来表现呢?从抗“日”的角度说,不管是什么民族什么原因的战争,打到后面都会出现“日”的惨状。为什么?因为打战的主体是男人,打战是拼命,活下来是幸运,打战解决了温饱之后就是淫欲。尤其在战争那种混乱的情况下,强奸不用负责任,于是发生了。但注意,我并不是为这种罪行开脱。我想说明的是,用强奸这种特殊环境下的一个点来反映整个事件恰恰是最有力的。设身处地想想,如果女人的父兄夫子还在,她们会被强奸吗?这个事情的发生,是男人死绝了以后的,恰恰是最有震撼力的。如果你看到的只是强奸,只能说是短视。

 

 

关于处女膜

我之前就知道电影的故事是妓女代替女学生去死。但看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事件的发生,让妓女站出来愿意代替女学生死。我想之前还在为用厕所打架的一群女人应该都不具备这么高尚的情操,去做的舍身救人的事。结果电影里的场景果然,女学生们要跳楼自杀,妓女为了哄女学生下来,就说替她们去。结果女学生下来了,妓女们自己商量的时候,犹豫了。后来妓女中有几个带头的,于是大家就去了。我有理由认为整个事情的发生,是一个群体决定,并不是一个个体单独的决定。

 

群体中带头的人为什么做这种决定,我认为是报恩的心态。为什么?因为在影片开头的时候,女学生没有出卖妓女,不如日本兵早发现地窖里的妓女们,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女学生没有做的动作,很细微,但很重要。

 

所以,我认为,之所以是妓女去,是报恩,和承诺(哪怕只是一时应急的承诺)

 

我并没有看到任何处女膜的东西在里面。我不知道是不是文章的作者对这个太过敏感,遇上此类事情就像扒拉出来说一通。不过我个人是同意他的说法,处女膜情结是个2B的想法。

 

 

关于妓女

妓女头玉墨的身世很无厘头。在教会学校读书,成绩很好,被继父强奸。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被继父强奸就要当妓女呢?好吧,我只能说电影里这是一个败笔。你说她家穷被卖我还愿意接受。

电影里的场景,妓女们要出发了,出发前要明志,这是后胖妓女说了段话,大概是说,人民群众对妓女的看法是固定的,这时候我身后有人就说了一句,“婊子无情”,其实我想到的也是这句。但胖妓女说得却是有文化得多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由唱后庭花”。

先说婊子无情。这四个字是非常有力的帽子,如同中国人发育不全的逻辑思维一样,没有上下文,没有情景,直接就给下了定义。于是我们看到有情有义的婊子,就会竖起大拇指,心存敬意。其实这是把人期望降低之后,突然遇到正常水平后的不正常心态。做人不该有情有义吗?婊子不是人吗?那只是一种职业。婊子无情的故事大概是因为很多嫖客对婊子动了情,花了很多心思和钱财,结果婊子不领情之后,给她们扣下的帽子。这再正常不过。婊子对于普通男人,我所说的普通男人是广大的用下半身思考多余上半身的男人,吸引力大得多,她们懂得风月,懂得男人要什么。但是没有人问过她们除了钱还想要什么。嫖客对妓女动情,妓女没反应,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单相思问题。老娘一天要见多少男人,有几个能让老娘动心的?所以,她们就被扣上这么一顶帽子。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你妹啊,人是商女,不是王后,国亡不亡,关我屁事?国不亡我就不用唱后庭花了吗?再说,写这话的是李煜,灭李煜的是赵匡胤,都是中国人,不同于抗日时代的民族仇恨。可能千年之后,人类都是一国了,这诗也就无法被那时候的人理解。

 

所以对于妓女,我只能说,这是一种职业,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会出现,发展到更高程度也一定会不见的职业。不高尚,也不下贱。

 

 

关于反日和大屠杀

please,电脑里面留着后者有过岛国爱情片、动漫片的青年们,就不要再谈你妹的反日。

日本是我们的邻居,不是个好邻居,是个让人敬佩又恶心的邻居。如果因为被侵略,我们要喊反日,那么,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喊反蒙古,反满洲?“一代天骄”(其实是超级屠夫)杀了多少中国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还有多少人知道,并且愿意谈起?

历史不应该被忘记,但我们也不能活在历史中。日本就算再怎么改教科书,中日也还是会做贸易。其实今天喊反日的人的心态,大概还没有清末民初人的心态开放。别忘了,孙中山,蒋介石,周恩来这些人都是到过日本学习的,而且是在甲午战争,中国被虐了之后,在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城之后。再说,民国时候国人就已经喊过抵制日货,那时候是要支持国货。现在呢?抵制日货是发泄情绪,但也不支持国货,支持LV,支持苹果,再牛逼的小米手机也先被扣上“山寨之王“的帽子。

 

我质疑30万的数字,稍微动点脑筋就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怎么也不可能数出一个确切的数。30万具有的更多是让人万万不能忘记的象征意义,让人记得重要的是屠杀这件事本身。

中国历史上自己屠杀自己的事做过无数次。前面说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之前的明末张献忠在我们的历史课本里只字不提屠杀四川人,提的是他的农民起义军。张献忠杀了多少人?那时候的一个县能被杀得只剩下54口人。这还只是四川的一个县。张献忠屠杀之后以至于到了康熙年间还需要移民开发,也就是“湖广填四川”。再往前,公元前,赵国赵扩领兵于秦国作战,战败,40万人,被坑杀。

 

历史很容易变成书上的文字,人命很容易变成人们随便谈论的数字。我们越来越缺少对人的敬畏,缺少对陌生人的尊重,缺少对“别人”的理解。看《南京!南京!》我就记住了一个场景。中国士兵被一队排好坐在用绳子围成的方阵里,竹竿一划,一群人起来,走到外面,被扫射。看着他们的面孔,大概有一两百张,都是寸头,都是东亚人的脸,我突然觉得他们可能是我,是我周围的每一个人。我想着如果我是他们,怎么办?很自然的反应是不愿意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但是喜欢看通史的人(我说的并不是某朝某代的演义小说),很容易看到无数“后人复哀后人”的轮回。我相信没有对人的敬畏、尊重和理解,屠杀永远不可能从人类的历史上断绝。

 

关于反战

前些天在电梯里听到这一一段非常经典的对话

“那件事你就不能让着他点吗?”

“凭什么是我让,他就不让?”

“你让一点,他让一点不久完了吗?”

“干嘛他不先让?”

“要像你们这样都不让,第三次世界大战早打起来了”

“打起来就打起来,关我什么事?”

这段对话大概反映了中国大多数人的心态——管好自家一亩三分地,谁也甭占我便宜,为条三分宽的水渠能纠结几百人械斗的小农意识。中国人明面上说和为贵,实际上要被占了便宜,打得过就一定要打。现在社会上,很少能听到中国人对和平和反战的呼喊。苏丹达尔富尔屠杀了,我们的联合国代表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他们自己解决?我们两千年来的课本里有“达则兼济天下”的字眼,今天中国人经济牛逼了,可以说是“达”了,可不归我管的那片天下,你们爱怎样怎样。

 

好在文明在进步,我们能排除像《紫日》那样的片子。而不是灌输仇恨和英雄主义的《地道战》、《敌后武工队》。反战思想大概是不会管战争的正义性与非正义性的吧?

 

 

关于贝尔

其实看片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贝尔老兄尸骨村一行给中国人丢了多大的脸(原谅我这又民族主义了)。强奸是强人所难,软禁也是强人所难。沂南乡村的民众比之日本兵好很多吗?无数股牛逼得不行的“境外势力”都没能把瞎子从那个地方掏出来,中央政府却不愿正面回应。好吧,我知道说多了就会被和谐,只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毕竟我相信,围观可以改变中国。

 

 

最后对本文开头给《反日仇恨的廉价狂欢》这篇文章扣帽子表示歉意。我毕竟还是赞同里面的一些观点。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金陵十三钗里的处女膜,在乱世中看见人性的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