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来平等,商女也知亡国恨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8

刚刚看完《金陵十三钗》
   南京原叫金陵
   整个电影在日本侵略中国为背景
   
 
   圣经上说人生来平等 就像《阿甘正传》开始阿甘的母亲说的:god makes everybody the same
   但就像张艺谋所表达的一样
   三个国家 中国 美国 日本 战乱之中哪里来的平等。 13个女学生 一个当了没几天的教父 12个妓女 一个学童 是否人人平等。女学生承受这战争的痛苦,最后12个妓女外加一个学童代替13个女学生去送死,哪里来的人人平等。世俗强加给人贫贱高低,是否人人平等。最后面对死亡,是否又真的人人平等。你说妓女低贱,却有勇气代替女学生去送死,一个美国人本可以逃离南京,但却留了下来。一切的一切在整个教堂所谓神圣的光环下问这世间是否存在真正的人人平等。
   金陵十三钗 十三个女学生也好 十二加一个妓女也好 死亡面前的爱,早已胜过了那教堂里的神圣。
   人人平等 是否又能像教堂墙上的壁画里圣女那样笑的如此灿烂......

只听声音的综艺《声临其境》最近大火,韩雪、马思纯等人更是因为出色的配音表现而圈粉无数。比起“配音女神”,更吸引我的是期中一个配音片段的来源——《金陵十三钗》。 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以南京大屠杀为背景,讲述了1937年被日军侵占的中国南京,在一个教堂里互不相识的人们之间发生的感人故事。一个为救人而冒充神父的美国人、一群躲在教堂里的女学生、14个逃避战火的风尘女子以及殊死抵抗的军人和伤兵,他们在危难的时刻放下个人的生与死,去赴一场悲壮的死亡之约。 书娟等十几个女学生,因为书娟说父亲能弄来船票而没有逃出南京。她们蓬头垢面,跟着一个小管家,躲在一所教堂里。教堂里的神父死了,从事殡葬业的美国人约翰前来安葬他。谁知教堂里并没有钱,他四处翻找,最后决定睡在神父从前的房子里。这个约翰最初表现得非常贪财、好色,并且还酗酒。他被风情万种的“秦淮河头牌”玉墨迷得神魂颠倒,甚至在醉酒后企图强行推倒玉墨。可是,后来日本的军队入侵了教堂,企图强奸女学生的时候,他却勇敢地站了出来,告诉日军这里是神圣的地方,请不要做这些事情(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不得不说他非常地勇敢)。 日军入侵教堂这一幕,尤其是刚进入教堂的时候,许多场景饱含深意。占据了地窖的妓女们听到了日军入侵的声音,一股脑地涌回了地窖。和女学生争抢厕所的那名妓女企图关死地窖的门,却被玉墨阻止。书娟等逃到地窖入口附近,这时日军已经跟上了她们,于是书娟没有进入地窖,而是去了图书馆,保全了14个妓女的性命。试想一下,如果最前面的书娟失了智,带着一群女学生涌入地窖,那不仅她们会没命,十四个妓女更是让日军大快朵颐。 后来,日军的一个头子来了,说要派兵保护这个教堂,还给他们食物,只让他们唱歌。神父问他为什么,他却说没什么理由。看到这里时我还想,有宗教信仰的人就是不同,他们果然会敬仰神、畏惧神。再后来,那个头子来看他们的歌练的如何,强制要求约翰收下他们占领南京庆功宴的邀请函,数了女学生的人数,还把不经意跑出来的妓女小蚊子数进去了。 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就有了后来的妓女“英勇就义”。 其实我一开始不明白,不就是让他们去庆功宴唱歌吗,去就好了呗。而且我刚开始还觉得那个日军头子真好啊,派兵保护教堂,而且还给他们食物。到了结尾我才恍然大悟,所谓的“派兵保护”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真实目的是控制那些女学生,不让她们逃走。所谓的去庆功宴唱歌,肯定是像小蚊子说的一样,先奸后杀。这么多女学生,对当时饥渴难耐的日军来说,简直就是饿狼见了肉。 作者对人物的塑造确实高明。比如神父,刚开始的放荡不羁和后来的拯救学生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爱上了玉墨,但他也不愿意一群女学生受伤害。玉墨提出要代替女学生去庆功宴的时候,我相信他的内心是无比的纠结、复杂、五味杂陈。比如玉墨,以“秦淮河头牌”的角色出场,不像别的几个妓女一样谄媚献宠,她高冷、会说洋文、读过书,可是十几岁时被继父强奸,虽有过人的天赋却也逃不出成为妓女的命运。比如美国人约翰,他本可以不管地窖里面的妓女和学生,和遇到的美国同伴一起坐船逃走。可他没有,他选择留下来保护大家,他选择了成为“father John”。再比如那个小管家,他非常忠于神父,也就是他的父亲,从刚开始的一直在数女学生的人数,到最后乔装代替女学生去参加日军的庆功宴,都是细节的渗透。 当时觉得尾声时上车的时候,小蚊子大喊“我不是女学生,我不去”挺令人讨厌的。后来仔细一想,这不过是人之常情。大家都是人,凭什么我要替你去死呢?就算按照当时的身份来看,小蚊子是个妓女,书娟们是女学生,可是为什么女学生的生命就比妓女的生命宝贵呢? 妓女们剪了学生头,换上了学生装,非常开心,甚至觉得自己的父母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也会感到非常高兴。女学生们后来却学着窑姐们说起了脏话。到这里我想,现在谁是妓女,谁是学生呢?她们虽是妓女,可多是为时代、家庭所迫,有头发谁想做个秃头呢?灵魂实际上是不分贵贱的。 可以看出作者的本意,是想表达“商女也知亡国恨”这一感情。网上不乏言论说这个作品是消费妓女和消费爱国情怀。首先我认为,作为一个历史故事,它的剧情和角色的塑造是值得肯定的。至于消费妓女和爱国情怀,不能说没有,但不能以一种过于圣母的眼光来看待文学作品。

中国有句老话:天下故事一大抄。不是说谁抄谁,而是说天下故事都很像,就看你讲得怎么样。电影《金陵十三钗》(简称《十三钗》)的电影题材是已经有被多种文艺作品演绎过的:南京题材。“南京大屠杀”这一史实是搁在国人心里的痛,这个痛到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国耻仇恨情结了,当它上升到对人性思考时,我们会发现它饱含着多种情感,“爱”与“恨”则是永恒的主题。情感是需要一个好故事来表达的,《十三钗》是一个好故事。
    也许有人会调侃地说张艺谋终于讲了一个好故事,因为“故事”是张艺谋近年作品屡受诟病的短板,《十三钗》把短板都给补好了,这个“水桶”就一定有承载“滔滔江水”之大气。
    影片的开头就是枪林弹雨的战场,守城的中国军人在日本兵的围剿下诛死搏斗。我们知道“南京大屠杀”不是两军交战,大部分被屠杀的都是平民或者放下武器的人。可是战场是最直观的惨烈,当“书娟”的画外音里说战士们只能用自己的命去拼时,画面出现一排士兵组成一个队连环被射杀,只为让炸药尽可能靠近敌人。这个画面是一个慢镜头,战士们一个个倒下时伴随着却是舒缓的音乐响起,这也许就是典型的“声画对立”,我们在舒缓的音乐下感受的却是惨烈本质,本该快节奏的战场忽然慢下来的效果反能加快观众的心跳。
    直观的惨烈过后,故事才刚刚拉开序幕。女学生、洋人、教堂,当然还有粉墨登场的风尘女子陆续拉动故事情节发展。教堂不是战场,但是在这发生的故事可以直逼人的心灵。
    也许《十三钗》概括起来也就是商女与亡国恨的故事。中国历来不缺这样的故事,北洋军阀时期有“小凤仙”,就算前几年先行拍摄南京题材电影的《南京!南京》最出彩的也是那个愿意为拯救别人在人群中第一个举手的妓女,甚至外国的文艺作品如《羊脂球》也把人性光辉照耀在这些所谓的风尘女子身上。而“金陵十三钗”的人性又是如何被塑造得闪闪发光呢?
    不会忘记,我们的大导演张艺谋是一个用色彩的高手,从他导演的第一部电影《红高粱》起就一如既往。电影中最后一个定格画面是——彩色的玻璃被子弹打碎,用“书娟”的眼睛看下去,通过色彩斑斓的光线看到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进教堂……真美!这个画面是对影片开头不久这群风尘女子硬闯教堂后集体出现的呼应。故事还没全面展开时,我们看到这一群女子走进教堂的美是由艳丽旗袍和浓妆艳抹拼凑成的,这是让外国洋人起哄的美,是眼前一亮却无其他内容。最后这个画面和开头类似,但是我们和女学生书娟一样再看她们走进教堂的情境时已经百感交织了,美在心头,口难开,她们的光彩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风采,所以定格住画面也是定格了观众的心。
    影片的高潮是“十三钗”代替女学生赴日本人的宴,也就是替女学生牺牲自己。这是“十三钗”人性美的最终体现。女孩和女人有什么区别?至少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女学生以书娟为例,她的纯洁刚强是看得到的,“十三钗”以玉墨为例,看得到的是她风情万种的妓女形象,但谁能说她不比书娟纯洁刚强?玉墨没有义务要为书娟牺牲自己,风尘女子的生命与贞洁和女孩一样珍贵。所以当“十三钗”代替十三个女学生“赴宴”时,不要以“妓女的这点牺牲总比处女去牺牲小”的心态去看,她们是一样的,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一样,这时的女人比女孩更有爱与善。
        我们知道“南京题材”的电影总不免会被冠以某些“使命感”,对于日本人在影片里犯下的滔天罪行总会激发我们的民族仇恨。可是我们的注意力大可不必这样狭隘,至少《十三钗》的重点是:战争灾难下人性的爱与善。
        向张艺谋新作《金陵十三钗》致敬!

图片 1

金陵十三钗 (2011)

8.0

2011 / 中国大陆 香港 / 剧情 历史 战争 / 张艺谋 / 克里斯蒂安·贝尔 倪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马铃薯和土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来平等,商女也知亡国恨

关键词:

上一篇:沒有奸角,我的眼裏只有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