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伟大表演与一段历史回音,冲破至暗时刻的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05

12月1日,英国导演乔.赖特的《至暗时刻》在中国大陆上映,就像他2007年的《赎罪》一样,这次他又把镜头对准了二战,对准了敦刻尔克,只不过依旧讲的是敦刻尔克背后的故事。而这次出演丘吉尔的男主角,竟然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变态警察:加里.奥德曼。

《赎罪》中的敦刻尔克海滩

《至暗时刻》在国内上映,导演乔·赖特的回归无疑是这部作品的一大看点。在《小飞侠》之后,曾一度传出他会被好莱坞抛弃的传闻。幸好,这部电影在今年颁奖季处在“第三梯队”候补席上,这一席之地也令他重回大众视野。

前有《敦刻尔克》,后有《至暗时刻》,这两部互为表里的电影,构成了二战黎明前最黑暗一段历史的影像表述。乔怀特在《赎罪》中用一个5分钟的长镜头展现了敦刻尔克大撤退,如今则用了一整部电影来表现背后复杂的政治博弈。

我们都知道,在丘吉尔的坚持下,在他精彩演说的鼓动下,英国人民同仇敌忾,实现了敦刻尔克大撤退,为英国保存了实力。更重要的是,对纳粹的“永不妥协”的精神鼓舞了全世界。可谁又知道丘吉尔在这期间经受了怎样的压力与嘲笑?最初丘吉尔胜利了。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至少实现了三重胜利。

事隔十年,乔·赖特又拍敦刻尔克了!

此外,加里·奥德曼在这部作品中的表演更被不少人称作是“今年最伟大的表演”,他甚至可能凭此拿下奥斯卡影帝。

乔怀特充满隐喻的构图和转场在这部电影中依然亮眼,例如电影一开始议会的那场戏,画面左侧的上议院笼罩在黑暗中,隐喻他们的保守和主和,正是他们对绥靖政策的拥护,造成了德国的横扫欧洲;而画面右侧的下议院则在一束强光的照耀下,代表他们是主战派,也正是他们对丘吉尔的支持,让英国走上了和德国决一死战的道路。例如丘吉尔给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打电话的一幕,美国对援助的推三阻四让丘吉尔愤怒又无奈,他坐在那小小空间中的画面,更凸显了他孤立无援的境地。又例如欧洲战场上德军对地面狂轰乱炸的场景,俯视的上帝视角给人以不真实感,炮弹的爆炸声紧跟着配乐的节奏,然后随着镜头的平移,画面变成一名死去士兵的脸庞,他眼中映着的红光,仿佛正是丘吉尔在广播室中看到的那让人不安的灯光。

首先,是人格的胜利。电影中,丘吉尔准备去就任首相时,他的夫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做你自己”。丘吉尔是个极为理想主义的人,在一群主张谈和的保守党中间要坚持自己,这在人格上首先就是非常难的。相应的,电影中我们看到,丘吉尔最落寞的时候,也是他对自己的理想最动摇的时候。但他还坚持了自己的“主站思想”,因此“坚持做自己”是丘吉尔人格上胜利的法宝。

听说《至暗时刻》是一部关于英国老头子的传记片,我本来是兴趣不大的,丘吉尔这样吨位的历史人物,总会不断有人去拍他的传记。

有意思的是,当九月《敦刻尔克》上映时,不少人提出其的战争场面不如乔·赖特在《赎罪》中的那段长镜头显得更为真实与震撼,而这次他却直接摆上了敦刻尔克撤退的幕后一面——从战时的地下会议密室到威斯敏斯特宫(议会大厦),从丘吉尔的宅子到白金汉宫。

但电影中这样充满设计感的镜头终究只是点缀,加里奥德曼所塑造的丘吉尔,以及他在这段至暗时刻中和政敌、和自己内心的争斗,才是真正的焦点所在。乔怀特在处理这些段落时都表现出了足够的克制,除了丘吉尔搭地铁走进群众的一段。虽然前面已经有过好几次丘吉尔在车里或飞机上疏离地观看人民的场景的铺垫,但如果并非史实而只是电影的编排,这一段虽然感人,也实在略显刻意。

其次,是演讲的胜利。电影中对丘吉尔在议院的演讲只表现了两段,一段是就任时的,第二段就是非常著名的那段对下议院的演讲。两场演讲的效果悬殊,对比之下就可以看出丘吉尔最终在演讲上获胜。

乔·赖特,是这个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个拍了《赎罪》和《傲慢与偏见》的导演。十年前的《赎罪》里我第一次看到了如今早已红透全球的凯拉·奈特莉(你K)和男神詹一美(《X战警》里饰X教授)。

《至暗时刻》回归了当时的历史情境,将战争决议过程的一幕幕细细道来,但想说的却不仅限于此。

然无论如何,电影想要传达的,是英国人民给了丘吉尔“永不投降”的勇气,给了他冲破这至暗时刻的力量,然而也正是英国人民,在战后立刻理性地把丘吉尔选下了台。这或许正是那句“Keep Calm and Carry On”最真切的表现。

最终,当然是他政治生涯的胜利,甚至可以扩大到英国的胜利,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如果不是他的坚持和国王的支持,他可能不是被政敌赶下台,就是被政敌牵着鼻子走,甚至可能葬送整个英国,危及西方世界。

也是在《赎罪》里,我看到爱情,看到长达5分钟一镜到底的长镜头。画面跟随着一美的目光走遍那片海滩,然后又回到了一美忧郁疲惫的蓝色眼眸。那个长镜头所拍摄的,就是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电影截取了丘吉尔在1940年临危受命接任首相后到敦刻尔克大撤退这一段时间内的工作与生活经历。开场,便是一场规模不小的议会斗争戏码:1940年5月10日,德军入侵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直接威胁英法安全,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张伯伦也因绥靖政策下台,在党内斗争与党外势力的联合影响下,无奈将首相之位(烂摊子)让给当时已差点退休的丘吉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oodhea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至暗时刻》除了让我们看到主角的理想主义之胜利,还让我们看到了导演艺术风格的胜利。在表现手法上,乔.赖特是那么浪漫和传统。

我怀疑乔·赖特是有敦刻尔克情结的。我也有,从《赎罪》开始。我知道我阻止不了自己走进电影院了。

这个月不仅是欧洲战场的黑暗时刻,英国人民的黑暗时刻,还是丘吉尔的黑暗时刻。

比如首尾呼应,开头是国会的演讲,结尾也是。

果然是熟悉的乔·赖特配方,工整、精致的画面,流畅、细腻的叙事,还有那些细节处的英式早餐、英伦时尚……从服装到演员的表演全都一丝不苟,丘吉尔就是丘吉尔,1940年就是1940年,英国就是英国。

图片 1

比如细节的处理。表现丘吉尔的人物特征时,导演采用了“未见其人,先见其早餐”的做法,我们看到两个煎蛋的特写、看到一杯威士忌的特写,随后是一桌早餐的特写,可见主人公是个爱喝酒的胖子。而丘吉尔的出场非常特别,是在睡床上随着他划火柴点燃雪茄的光亮而出场,颇具舞台感,简直是一次完美的亮相。

对这样精致细腻的英国电影毫无抵抗力,特别是其中还有这样“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魅力角色。看完《至暗时刻》就想来再推荐几部,同样既有大时代背景又有个性人物的电影。

丘吉尔的登场无疑为这部充满戏剧性与舞台感的作品定调,当那位战战兢兢的新手打字员步入丘吉尔的卧室,不少观众(至少是我)恐怕在心中暗吼了一句:“太奥斯卡了吧!”(当然,实际上,现在的奥斯卡已经逐步开始边缘化这样的老派作品)。

还有主观镜头的使用。电影中有两段丘吉尔坐在车里看窗外的主观镜头。第一段表现出他刚刚履新的新鲜感和未知感;第二段是雨中,表现出丘吉尔迫切听到民众心声的心情。还有在地铁里的主观镜头,群众们说着“Never”,还有在飞机上的主观镜头等等,都给人很强的冲击力,把我们带入到丘吉尔的内心世界。

至暗时刻 Darkest Hour

乔·赖特/加里·奥德曼


推荐指数:四星

人物一出场就是他对早餐的挑剔和苛刻,紧接着是临危受命首相之职。得不到国王信任的同时,在自己组建的内阁里,反对的声音更响亮。西方世界长期的绥靖政策下,面对疯狂的纳粹,欧洲已显得无力抵抗,美国国内的孤立主义更是破碎了丘吉尔早期的结盟愿望。

正义的胜利并不是剧本最初就设计好的。或许妥协换来的和平比正义更能给国家和人民幸福?接连失利的法国、比利时,这场战争到底还要搭上多少年轻的生命?

质疑和悲伤的重压下,绝望的气息一度使得正义和胜利仿佛遥不可及。

影片以丘吉尔在实施“发电机行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行动代号)时遭遇的内部阻力为主要矛盾,同时也将丘吉尔非凡的热情和雄辩的政治才能展现得淋漓尽致。

《至暗时刻》剧照

在绝望中爆发出更坚定的希望,在黑暗里勇于走在最前面,用激情的声音和睿智的头脑带领人们继续前行。胜利属于不放弃的民族,正义属于敢于为之奋斗的勇士。

最乔·赖特的地方,是丘吉尔看到秘书钱夹里的照片,秘书告诉丘吉尔,那是她弟弟,牺牲在战争中了。两人互相望着,又互相闪躲着,长久却并不尴尬的沉默。

这样朦胧又直白地探索着人物的情感,摄影师像是睡着了,角色并不说话,导演也隐身了, 留下观众去想:此刻,丘吉尔在想什么呢。

接着所展开的一切,都仿佛在用滴水不漏的方式切入进丘吉尔上位后迫在眉睫的大小杂事,间而依靠加里·奥德曼精准的表演展示丘吉尔复杂的性格,幽默、谨慎、自我怀疑、凶蛮有时、平易近人有时——“丘吉尔也是普通人”。

乔.赖特辨识度最高的当然是他对音乐的使用了。他的音乐并不简练,铺的特别满,却并没有疲劳感。而且他还延续了对打字机声音的使用,频繁出现的打字机画面和声音,让人回想起《赎罪》

赎罪 Atonement

乔·赖特/凯拉·奈特莉/詹姆斯·麦卡沃伊


推荐指数:五星

在《至暗时刻》中没有看到敦刻尔克的镜头,可能是因为导演在《赎罪》里5分钟的长镜头已经拍够了。不过这次的故事里,没有丘吉尔。

《赎罪》中乔·赖特的风格特征更为明显,他显然是一位非常重视戏剧作品中文学美感的导演,除了多次改编经典文学作品将其搬上大荧幕外,对于文字细节的电影化处理也是非常忠诚。用镜头语言准确转化文学表达的功力,真正呈现了更立体的艺术审美效果。

例如,某次KK和一美发生争吵,KK愤怒地走开了,留下茫然地一美不知该如何安抚恋人,他只能看着池水来寻求平静,伸手去企图抚平池水的涟漪。这一细节就是来自于伊恩·麦克尤恩的原著小说,罗比(一美饰)抚摸池水以试图安抚恋人的愤怒。影片中,这样深情而精美的细节无处不在。

《赎罪》剧照

毫无疑问乔·赖特也是一位非常善于讲故事的导演,加之又有伊恩·麦克尤恩高质量的原著打底,《赎罪》获得当年金球奖最佳剧情片,也并不意外了。

那是一对被拆散的恋人。因年幼的妹妹看到姐姐与家里管家的儿子,一个下人,有着不寻常的互动,甚至发现了罗比写给塞西利娅(KK饰)的情书,不懂爱情的孩子开始浮想联翩,她举报了这个猥亵她姐姐的卑鄙下人。没有人愿意听身为管家儿子的罗比的辩解,也没有人把身为女人的塞西利娅的话当回事。

由于人们的偏见,他们被拆散了。比他们的关系更加充满不安的,是当时世界的局势。战争像毒气一样弥漫开来,从监狱被发配战场,罗比没有选择,也没有机会跟他的恋人规划未来。由于战争,他们再一次匆匆分别。

从此,每一次跋涉都是为了靠近你,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因为思念你,每一个清晨都在期待回到你身边,每一场战役,都是为了你。

多年后,妹妹终于明白自己给这对恋人造成了怎样的痛苦。她想象着,在战争结束后,自己登门拜访,向他们道歉;她想象着,在战争胜利后,这对恋人在海边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她不能原谅自己,唯有将这个故事讲述给更多的人来寻求慰藉。

“发电机行动”将三十三万五千士兵送回了英国本土,1945年盟军取得二战胜利。在人类奔向黎明的时刻,罗比和塞西利娅的爱情,离散在偏见与战争的灰霾里。

的确,这几乎是所能想到的最主旋律式的写法,再加上那场“平地起高楼”式的对黑白老少一顿“地铁宣讲”戏码,俨然是七八年前某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政客传记片套路。

《至暗时刻》没有像《赎罪》那样大玩长镜头,而是多种镜头语言配合相应生辉。比如丘吉尔刚到唐宁街的时候,有一段长镜头,表现出了“搬家”这件事。而第一次议院演讲时的声画蒙太奇,恰到好处地消除了观众听演讲的乏味,细节丰富又妙趣横生。

公爵夫人 The Duchess

索尔·迪勃/凯拉·奈特莉


推荐指数:四星

在《赎罪》里看过KK抽烟的酷样儿之后,还可以在《公爵夫人》里看到KK在赌桌上的俊俏。

主人公,18世纪末的英国贵族和社交名媛,德文郡公爵夫人——乔治娅娜。这里有一个小八卦,乔治娅娜和著名的英国王妃戴安娜,两位都是来自斯宾塞家族的女性。两位来自同一家族的女性,在个性和命运上,竟也有诸多相似之处。

17岁的乔治娅娜嫁给了最有权势的男人,德文郡公爵。少女向往着爱情,但公爵想要的只是继承人而已,他甚至公然允许情妇与自己和乔治娅娜同住,这是三个人的婚姻,而公爵的情妇此前是乔治娅娜唯一的朋友。

美貌且个性张扬的乔治娅娜转而在社交和政治活动中寻找安慰,“整个伦敦都爱上了她,除了她的丈夫”。幻想着真爱与自由的乔治娅娜,投向了辉格党政客查尔斯·格雷的怀抱,两人甚至生了一个女儿。

《公爵夫人》剧照

而无论,是在餐桌上,面对着丈夫和丈夫的情妇;还是公爵找到乔治娅娜和格雷的住所,希望乔治娅娜明白“维持体面甚于满足私欲”;甚至是在生下了和格雷的孩子后,乔治娅娜重回社交圈,面对上流社会的流言蜚语和昔日情人的目光……

这些在国产剧中能爆出三升狗血,让无数个招娣儿和海娃儿他妈们哭天抢地的矛盾冲突,在《公爵夫人》里,人物却从未爆发,连演员的面部肌肉都没有多大变化。

对峙,在简短而体面的台词和人物不能自主的命运中,深刻的存在着。

这些讲述着独特故事的英国电影,时尚而不乏经典,在体面的英式风度下蕴藏着震慑人心的力量,人类最艰难的时刻、爱情里无法承受的痛苦、历史上冰冷激烈的斗争…都融在导演诗一般的镜头语言里。

类似的电影已经不乏多见,《国王的演讲》、《女王》、《铁娘子》、《林肯》。于是乎,“学院派”、“工整”、“命题作文”也成了评论《至暗时刻》常见的词汇。

更多影评可以扫码,关注“电影那些事”

图片 2

图片 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eorg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林肯 (2012)

7.7

2012 / 美国 / 剧情 传记 历史 /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 丹尼尔·戴-刘易斯 莎莉·菲尔德

在此,我无意于为《至暗时刻》的“陈旧、老套、工整”辩护,因为它在我眼中便是如此的一部作品。但这部作品的特质并不能被一句简单的“审美疲劳”所替代,因为这是乔·赖特一而惯之的做派,与以往更为不同的是,这次他褪去对芜杂的华丽视觉的追求,凭借高强度密集的表演与剧作,在妥帖的镜头语言中获得了丰厚的层次与力量。

丘吉尔的一句名言“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献给大家”被他反复地对人提起,加里·奥德曼则将这四个词全部嚼进了自己的表演中。

可以说,如果不是他出神入化的表演在支撑着这部作品,以上的一切结论都能够被推翻。毫无疑问,加里·奥德曼奉献出了今年方法派里最登峰造极的一个表演。

无需再絮叨他的神情、动作、体态上的“相似”,或用诸如“丘吉尔活了过来”的形容来夸赞他模仿的到位,因为加里·奥德曼本人对丘吉尔银幕形象的处理与再创造的意义,并不只是模仿这么简单。历史上有太多知名演员为这个经典形象给出诠释,但加里·奥德曼不比之前任何一个演员差,他妥帖和独具爆发力的表演真正地将丘吉尔从迷雾般的历史标签中解脱出来,让我们见识到了这位政治家犹疑里的坚信、沧桑中的活力。

图片 4

当然,乔·赖特也特意给足了加里·奥德曼的表演的空间。除了丘吉尔角色的完整与饱满,这部作品对于其他角色的书写多多少少都出现了性格标签化、转折生硬等问题,也使得电影中其他的重要演员留下遗憾,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本·门德尔森和莉莉·詹姆斯无一人的戏份能够得上表演奖的边缘。厚此薄彼的戏份安排并非是绝对意义上合理的,却也最大程度的保留和再次放大了加里·奥德曼的表演,以至于有些时刻差点产生了会被他的这个表演“生吞活剥”的生理感受。

最终,说回电影里那个突破“至暗时刻”的收尾一幕——“我们要在海滩上战斗,在陆地上战斗,在战场上、在大街上战斗,在山坡上战斗,我们决不会屈服,即使我一秒钟也不会相信的,这个岛或者她的大部分地区被征服了,并且饿得奄奄一息,我们的在岛外的帝国也会被大不列颠舰队武装起来,将继续努力奋斗,直到天使之光出现,新世界正带着她所有的力量,向前拯救和解放旧世界。”

与诺兰的《敦刻尔克》所殊途同归的是,乔·赖特以这段演讲作为影片的结尾,却达到了更高的主题表达力度与情感宣泄口。

《敦刻尔克》同样想讲述二战中个体对命运的抗战,以直面战场的情境下以“求真”的方式所创作出了一个类似于历史原貌的模仿品,以至于其讲述的力度被削弱。在视听对感官的强势侵入下,观众无法再对感官之后所诉诸的理性高度产生应有的共鸣。我们对个体处在历史洪流与战争情境中命运流转的关注,被停滞在了那列即将远行的火车上,只剩下汤姆·哈迪的背影与熊熊燃烧的烈火晕染了最后的悲情与希望。

图片 5

赎罪 (2007)

8.2

2007 / 英国 法国 / 剧情 悬疑 爱情 / 乔·赖特 / 詹姆斯·麦卡沃伊 西尔莎·罗南

而《至暗时刻》则正如《赎罪》的一个再次回响。二战的回音从战场穿梭到打字机之上,戏剧化后的电影所重塑的不止是这场家喻户晓的历史,而是一个更概念化与理念化的“历史回音”。

二战再次从战场穿梭到了充满煽动性的文字与语言之上,“新世界的力量”超越了直观的战场与感官,抵达到了观众心目中的无数个黎明时刻。也是此时刻的升华,令这部电影更深远的意义表露出来:它不再只是一部切入“二战幕后史”的作品,而是一部思考人类斗争与何为真正的英雄主义的电影。

首发于 深焦 / 风影电影纪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徐若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场伟大表演与一段历史回音,冲破至暗时刻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