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懂我,无论是谁的粉丝都是一次久别重逢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14

银河映像,杜琪峰,韦家辉。看到这三个香港电影标志性的标签,1996——2013年,银河映像从来没有让大家失望,香港这个所谓的弹丸之地是快节奏和经济发展的“黄金坐标”,这里充斥着大量外来文化的冲击,在香港电影发展初期到改革开放这一段时间,一批批香港电影人走出了自己的路子,给香港电影打上属于自己的标签,早期盛行的鬼怪武打,武侠宫廷,警匪枪战暴露出这里需要释放出一种独有的本土文化。直到千禧年过后,逐渐形成几大支路。而银河映像的主力军就是杜韦二人,韦家辉在初期的《和平饭店》就已大放光彩,沉闷枯燥的市场顿时被注入活力,原来香港电影还可以这么拍!
刘德华,他的潜质和魅力也只有在杜琪峰的电影中才能发挥出来。至于姗姗来迟的郑秀文,我无话可说,她神经大条的表演再次出现在荧幕上时,一切都不重要了。从《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再到《盲探》,我会把这部影片看做是男女系列的终结版,或是07年刘青云《神探》的阳光篇。
“眼盲心不盲”,“查案用左脑,不要用右脑”,“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杜琪峰镜头下的人物都非常人,神经兮兮,胡言乱语,他们是社会的牺牲品,同时又有着上天对他们的馈赠。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神探》中的陈佳彬,直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有何异于常人,“我也是人,为什么要有分别?”杜的镜头是个万花筒,人千奇百怪的心智都会具象的浮现在眼前,“心魔”这个缘由人自身的产物被无限放大。
悟,是杜琪峰镜头下,韦家辉笔下,不可缺少的一种精神实质。在《盲探》中,无论现实世界如何,庄士敦始终沉溺于自我的精神世界中(陈佳彬更是如此),查案时会设身处地,会感同身受,用感觉来查案,这种抽象的精神力量在这个凡事需要“理论依据”的社会中显得那么神奇。不正常的行为更快乐,用感觉生活也许是杜的众多电影中不经意表现出来的。这种不正常属于银河映像,属于香港电影,属于神经大条的怪伽。
在政治压力和经济压力的双重考验下,越来越多的香港电影人选择北上,难调众口是个问题,摆脱它,就得安上大陆标签。虽然银河映像为了市场难免做出一些妥协,但香港电影的味道仍然味浓诱人,感动回忆都在旺角街头的咖喱鱼丸里了。
最后,永远爱你银河映像,真的不是华伦天奴啊~

澳门太阳神网站,作为类型片的一种,警匪片在香港电影里层出不穷,包括杜琪峰与他的银河映像创作团队,也通过《PTU》 《神探》等不断地挖掘“警察”的可能性,新作《盲探》在某种意义上便是眼盲心明的“神探”再现,外加刘德华与郑秀文的“孤男寡女”的爱情。
影片讲述重案组的“破案之神”庄士敦因公意外失明,离职后以侦查悬赏旧案拿花红为生,并不时得到旧日的同事、搭档兼好友的督察的帮助,而在跟踪旺角闹市腐蚀性液体伤害案的犯罪嫌疑人时遭遇危险,幸得身手还不错的女警何家彤的出手相助,而何家彤得知他的身份后,希望他能帮助她解开多年来一直困扰着她的童年好友小敏的失踪之谜,但两人也在不知不觉里陷入了险境……
当年的《神探》是韦家辉回归银河映像团队的佳作,再次合作的《盲探》则是“盲人版《神探》 ” ,刘德华扮演的神探庄士敦也一再通过冥想的方式让自己进入案件当时的情境里,并让自己变成“案中人”审视事件、发现案情的蛛丝马迹,并由此侦察、探案,这与《神探》的“我左眼见到鬼”的方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但杜琪峰显然不想重复《神探》的模式,而是凭借着自己的“童心” ,为影片加入了不少喜剧元素,这既让年过半百的刘德华还在银幕上“耍贱” ,更让郑秀文再现当年“傻大姐”的风采,并配以对于人性的追思(无论是贪婪,或者宿命的坚持、轮回) ,使得影片既有查案探案过程的悬疑惊悚(如停尸房的案件“重演”时,气氛就营造得相当诡异、沉重又压抑) ,又有鬼马喜剧(如庄士敦与何家彤在楼梯上“重现”犯罪现场的“掌掴”情景时,就喜剧味道十足) ,更有两个人在逐渐接触、认识、了解后的相知相爱。 《盲探》是刘德华与郑秀文第七次扮演一对情侣,无论是开场时的彼此陌生,还是到后来共同历险后的真情流露,两人都默契十足。总之, 《盲探》已经不再满足于单纯的神探查案的悬疑惊悚,还加入了爱情、喜剧、人性挖掘等元素,使得影片更为丰满,又不失可看性。
《盲探》作为银河映像,尤其是杜琪峰、韦家辉这对多年搭档北上后的合拍片,如果是放在过往十多年的银河映像作品中看恐怕不是惊人之作,但是放在如今合拍片严重缺乏佳作的背景下,则另具意义——影片不仅是继《毒战》之后杜琪峰、韦家辉再一次回归他们擅长题材的作品,也为一些迷失了自我的香港导演进行了一次绝佳的示范——如何在合拍的制约下,既能延续商业化的路子使得影片更具可看性(如前文所述将不同类型元素有机地杂糅一起) ,又能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独特风格。对于杜琪峰来说,黑色影像风格早在当年的《枪火》 《PTU》等影片里便已成为“作者签名” ,而在《盲探》里我们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浓郁的黑色电影风格,如郑秀文回想童年时小敏在街头另一端等待的那一幕,就十分典型,而停尸房凶杀案的现场也都被营造得相当黑色、诡异、凝重,更何况还有刘德华与郑秀文前往郊外寻找的士司机嫌疑人时,借鉴了好莱坞经典惊悚片《沉默的羔羊》的手法,将这种凝重、黑色的氛围推向了极致。而对于韦家辉来说,影片中最典型的便是他的“宿命”观——这特别体现于小敏、小敏的妈妈、奶奶的三代轮回、宿命的命运观里。
很多的香港导演在北上后渐渐迷失了自己,比如叶念琛的《隐婚男女》就失去了纯港片时的神采,刘伟强的《血滴子》的开场十分华丽却越到后面越失去神韵,包括杜琪峰本人,在《蝴蝶飞》 《单身男女》及《高海拔之恋2》中都有过并不成功的爱情片尝试,倒是在年初的《毒战》中终于重拾了警匪片这种传统类型并注入了银河映像的黑色、宿命神韵,而如今的《盲探》则更具野心,在警察探案片的类型基础上,将悬疑、惊悚、爱情、喜剧等类型元素杂糅在一起,既具有丰富的娱乐性,又有强烈的“作者”风格,此外,影片里的市井生活也别具趣味。可见,杜琪峰在《盲探》中,进一步摸索到了合拍片的神髓。

    《盲探》无论是杜琪峰的粉丝,还是刘德华郑秀文粉丝都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杜琪峰08年以来的作品,用他自己的话来讲都是一次“习作”,《文雀》是带有本土文化色彩的习作,《夺命金》是对金融海啸下人性写照,《单身男女》、《高海拔之恋》是对内地市场的初探,最终到今年4月《毒战》促成银河映像北伐,只有中间有一部《复仇》像是杜琪峰探索期间的一次歇息,一次重塑。直到《盲探》,我们终于看回最正宗,最港味的银河映像作品,杜琪峰再次把他在商业和艺术间游走的功力发挥极致,韦家辉再次呈现一个充满银河映像各种主题的精彩故事,这怎么不让影迷兴奋。而对于郑秀文粉丝来说更兴奋,因为《盲探》里面的郑秀文可能是近十年来看到银幕上最好的郑秀文。

    “我眼里一片黑暗,却挡不住心中的光明。”这是一句关于盲人的名言,作者佚名却广为流传。这句话与电影《盲探》的宣传语“心盲无明”正好相反,正是这部以盲人为主角的作品,恰恰选用了这样一个宣传语而不是“眼盲心明”这样的传统噱头,说明该片本来就不走寻常路,到头来也成就这部杂糅类型的《盲探》。

    曾经是警察的庄士敦(刘德华)是失明人士,也是破案之神,他以帮警察破案获取悬红,女警何家彤(郑秀文)见识过庄士敦破案能力希望能帮她找回失踪多年的好友小敏,在调查过程中又有牵涉到曾经多宗少女失踪案。这样一个故事完全可以被拍成和《神探》一样的作品, 《盲探》中的庄士敦也自然让人联想《神探》里的陈桂彬。《神探》当中的陈桂彬(刘青云)可以看到人心中的鬼,用想象代入角色的方法破案,《盲探》里面的庄士敦(刘德华)眼盲心不盲,同样以角色代入,联想重现案发现场来调查案件。不同的是《神探》当中配合刘青云的是安志杰,安志杰在那部片中始终处于被动的角色,而《盲探》中的郑秀文可以说与刘德华组成很强角色张力的组合,而且《盲探》没有《神探》的阴郁气氛,而是充满喜剧感,这可以说是杜琪峰在《盲探》当中对商业和艺术处理的完美结合。

    《盲探》总体给人的感觉是什么呢?无厘头爆笑中点缀惊悚悬疑,清新浪漫的基调中有重口味部分,紧张剧情中也可找到轻松环节,用句形容如今一些电影的时髦话:类型片混搭。电影终究还是一部来自银河映像,出自杜琪峰、韦家辉之手的作品,而欣赏《盲探》就像是集银河映像以往作品的环绕式体验,从中可以找到很多电影的影子,如《神探》、《我的左眼见到鬼》、《瘦身男女》这些,不变的还是业报轮回的哲理元素。杜琪峰于本片中没有突破以往的痕迹,更像是一次刷新,而且是“混刷”。

    杜琪峰对商业和艺术把握在香港电影导演里向来是大师级的,众所周知他是左手拍帮老板赚钱的电影,右手拍充满自我风格的电影,在商业和艺术追求上转换自如是银河映像能在市道低迷下延续十几年不衰的关键。《盲探》在风格形式上再次看见典型的杜氏特点,比如高反差布光,黑夜的冷峻营造。刘德华和郑秀文的组合在杜琪峰的《孤男寡女》《瘦身男女》等喜剧爱情作品里取得过很大的商业成功,成为银河映像角色经典,这无疑是《盲探》商业上的一大噱头。《盲探》故事本是充满银河映像那种沉郁,如果以《神探》去拍《盲探》,以塑造刘青云的方式去塑造刘德华显然无法发挥两人搭配的商业卖点,所以《盲探》必须要以类似“都市男女”系列里面的喜剧感去塑造这两个角色。于是《盲探》当中,故事叙述张弛有度,时而松时而紧,时而笑料百出,像各种经典配角刷的存在感,郑秀文用潮州话骂人,时而又悬念陡升,节奏像片中的探戈配乐一样,刘德华和郑秀文在当中同样按着故事的发展演出收放自如。

   这并不是对以往作品的单纯堆砌,而是在本片总体定位的基础上,对昔日元素的变奏。 作为“香港第一流的风格家”,杜sir已成为东方好莱坞的中流砥柱,所谓高处不胜寒。从《枪火》、《暗战》到《大只佬》、《黑社会》,再到《神探》,杜琪峰与韦家辉二人组一次次的更新着银河映像的经典履历。然而对于一部分人“食老本”的说法,不可否认“杜韦”二人创新意识也会遭遇瓶颈,与其说是寻求一种出路,不如索性抛弃束缚,完全自由,无拘无束,恣意挥洒。这就是《盲探》。

    韦家辉的故事叙述和剧情推进一直都是那么吊足胃口,当我们以为庄士敦破获多年前的多宗少女失踪案就真相大白,小敏遇害之谜也将解开,和变态杀手司机陈广(姜皓文)这场激烈打斗也十分容易让人以为这就是故事终点,结果到最后来个意想不到结局。《盲探》片长达两个多小时,在银河映像作品中极为少有,在剧情推进过程中我们能看到很多似乎毫无关系和琐碎的情节,像小敏的外婆一场戏就十分瞎闹,但到最后却与结局有着一种宿命的联系,这又被韦家辉带入银河映像标志性的母题里面。“人太执着,心盲无明。”这是结尾庄士敦的对小敏失踪案的总结,也十分带有韦家辉故事中佛偈味道。

   以往作品的杂糅,无拘无束的创作,带来的是本片中所有反传统路线。刘德华饰演的庄士敦,一个因长时间办案而失明的前警探,让人想起了《神探》中的刘青云。与后者不同的是,该角色并没有展现失明后的心理落差、一蹶不振等现象,反而以一种迎合的姿态投身于反公益事业的赏金猎人行列中。庄士敦有着如刘青云那样的神探本色,奉行“办案要用脑”。刘德华的身形非常儒雅,他吃最美味的佳肴,住在豪华的套房,跟随心仪女子的袅袅香水味,跳一段优雅性感的探戈,俨然《闻香识女人》中阿尔·帕西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段浪漫之旅,破破案,跳跳舞。

    《盲探》作为合拍片拍出香港应有的气质,这也让高圆圆和郭涛的出现显得有点尴尬。郭涛饰演的警察一出场必喊:“我是O记高级督察司徒法宝!”显而易见是《暗战》里面许绍雄饰演的黄启法再现,在《暗战》里许绍雄一出场总是高调自我介绍:“我是总督察黄启法!”让人印象深刻。所以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合拍片收到演员配额的限制,这个大绿叶让许绍雄来演回,喜剧效果会更加出众和亲切,试想一下,高圆圆被许绍雄的魅力和酷吸引最后嫁给了他,这是多么带感的画面。

  可实际上是什么呢?同样是“办案要用脑”,只不过这位破案基本靠猜;“品遍美味佳肴”,实际上是贪吃;“优雅性感的探戈”,实际上是为了泡妞;身形儒雅却性格暴躁。一个盲人需要一个拐杖,庄士敦的“拐杖”是一位毫无办案经验而且有点马大哈的傻姐何家彤。这二位的搭档简直属于奇葩级别,所谓“盲人骑瞎乌,夜半临深池”,但就是这样的神经侠侣搭档却屡破奇案,之间的爱情火花就像被拉伸变形的《瘦身男女》,一个吆五喝六,一个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眼看着就要一拍两散,没想到庄士敦“摸骨”之后发现这位竟然属于美女级别,就这样的在一起了?合理吗?

  《盲探》的情节中就是存在着各式各样的不合理,片中每次案件破获前都是建立在缜密的思绪和严丝合缝的推理中,但就是关键一环却立刻掉链子,阴差阳错,胡猜一气,“破案基本靠蒙”竟然每次都能蒙对,就连破获的士连环碎尸案也是本着“元朗那边好吃的多”这样的吃货前提。但正是这样的不着边际的情节,却符合了本片反类型电影的特色,绝对是意而为之。

   正如庄士敦问起高圆圆为什么选择粗犷的司徒法宝(这个名字恶搞香港风水大师司徒法正)而不是很帅的自己,后者一句“因为酷啊”惊得半晌无言。也像片中清新的格调中,夹杂着大量重口味的情节和故事,要么欢愉之时重口味场面突然出现让人毫无防备的心头一紧,要么紧张追捕和悬疑惊悚过程中偶尔一句台词一个桥段让人爆笑连连,这就是《盲探》的特点,反类型,反传统,无厘头,不走寻常路,一切毫无新意、不合理的情节糅合在一起,反倒让人觉得很新鲜。

   庄士敦查案的场面很有意思,有点类似“案件重演”,还有点《神探》中的与“鬼”对话的神采,突出了庄士敦的形象思维能力,也是典型的银河映像风格,属于杜琪峰的拿手好菜。而电影“心盲无明”宣传语则再次指向了银河标榜的宿命论。从被杀少女骸骨中拾枪,盲探手持骷髅一击爆头,到三代人、甚至结尾处四代人的个性趋势,里面包含了韦家辉业报轮回的极致哲理,从大体上看,《盲探》的风格中倒是韦家辉的痕迹比较重,较为鬼马,这一点正是韦家辉单飞后信马由缰挥洒出的《鬼马狂想曲》这类作品所涵盖的要素。

   刘德华与郑秀文这对老搭档可谓驾轻就熟,刘德华一张一弛的表演在杜琪峰的调教下能够放得很开,郑秀文则百变花样,集自己以往很多角色于一身的人物,非常适合自己的路数。而杜琪峰呢,又回到了香港的大街小巷,跟随着《盲探》的视角,画完了香港的美食地图,情怀依旧。

彩蛋:

既然是无厘头爆笑电影嘛。少不了的就是各种恶搞情节滴,里面的恶搞元素很多,还有很多老牌演员出场转瞬即逝,第一次观影只是记住了以下几点:

1、开场一身臭汗的胖子,演员是83《射雕》中的周伯通——秦煌,08年喝多了掉的海里差点挂了。

2、郭涛饰演的警司——司徒法宝,名字恶搞香港著名风水大师、灵异大师司徒法正,后者非常有女人缘,多名美女曾主动投怀送抱。

3、饰演小敏负心汉的帅小伙是内地演员巍子的儿子——王子义。

4、刘德华和高圆圆跳探戈的场面明显恶搞《闻香识女人》。

5、片中庄士敦说为什么去元朗,因为那里美食多。元朗区是香港著名的美食天堂,包括港式,台湾,日本,泰国,意大利,法国,墨西哥等各式餐馆,大家有兴趣的自己逐一验证啦。《盲探》就是带着各位走遍港澳的美食街。

6、饰演小敏外婆的“麦当劳大妈”是83版《射雕》中的梅超风——黄文慧,这二年好像老演神经病,比如《烂赌夫斗烂赌妻》。被梅超风吓跑的一楼邻居没看清,只看见了卢海鹏和朱咪咪。

7、小敏一家杀人方式:油炸 盐腌,这两起事件我记得在一本野史书上看过都是民国时期轰动的杀人案,不知道电影这么设计有没有意图。而出租车肢解杀人狂的原型就非常明显了,来自1982年著名的“雨夜屠夫”林过云。犯案前为一名夜班的士司机,专杀夜晚搭车女性,并肢解。任达华的《羔羊医生》取材于此,吴启华在《吸血贵利王》中也演过这个角色,只不过后者是个替天行道的杀人狂。

8、杀人魔扮演者姜皓文,这几年总是在银河的电影中露面(《夺命金》《毒战》),以前演过不少三级片,包括很多杀人魔,最早的印象大概是《唐伯虎点秋香》中西贱大侠:“大哥,听说春夏秋冬四香各个貌美如花,尤其是那个秋香,简直要人老命啊”。

9、饰演被林雪杀了后还在背黑锅的德仔的演员叫徐志雄,个子很矮,最著名的角色是《食神》中的瘦猴:“吃了撒尿牛丸之后个字明显高了,人也壮了,自信心又回到我的身上,呀哈~~~”

10、澳门赌场两位八婆,一位是《九品芝麻官》中的烈火奶奶鲁芬,另一位是马蹄露(开始还以为是邵音音),陈小春版《鹿鼎记》中的毛东珠。

11、刘德华对郑秀文说查案用脑的区域,用的是右脑,包括刘开始和郑后来模仿时都用手搭在太阳穴附近,那个区域主要是右脑的无意识思维激发区。同时听觉区41区嗅觉区35区都在电影中提到过。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不懂我,无论是谁的粉丝都是一次久别重逢

关键词:

上一篇:节奏大师姜文,邪不压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