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是一部完美的银翼杀手,银翼杀手2049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28

Luv 有几次流眼泪,有人讨论可能是编程的结果。但是她在和Joshi对话的时候说你以为我们不会撒谎的是吗?可见她是非常不一样的复制人,而且她被给了一个名字,可见某些方面她如同第一部里的Rachel(Rachel能轻松骗过测试且能生育)一样,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是相当高级的复制人。所以我认为她的眼泪可以说明她的一些内心价值。luv有一次流泪是在Wallace杀死新产品新复制人的时候。我记得她是颤抖着流泪,既有害怕也有对复制人同类的怜惜更有对复制人生命渺小而被轻视的害怕吧。所以luv对自己生命的意义肯定是极其怀疑的,所以她只有唯一的动机就是获得Wallace的认可,既也是做最强的复制人。所以在最后关头她以为自己打败k的时候说了一句I am the best,可见一斑。其实她杀死尸检官和Joshi时的残酷也能说明一些,也许有人说这些只是说明她是无情感的复制人,这个分析太过简单了。既然如此为何不设计成终结者3里女机器人那般?既然如此那她杀死Joshi的时候为什么也流泪了?

她对K抱怨老待在屋子里很闷,如果是主观意识,一个虚拟的AI应该不会这么说的;如果是程序设定,可以理解为Joy的抱怨间接促使K花钱把Joy升级成了可随身携带的投影,Joy的抱怨像极了游戏或者APP里对玩家的消费刺激。

图片 1

好的地方吹的人太多了,我就不赘述了。

之后有一段戏质问k为啥跑去找Ana博士。工作是啥不清楚吗?你的测试跟baseline为什么差了十万八千里?k犹豫了一下说搞定了一切。她立马反应过来说,给你这么这么安排后路。既然她能找到k在博士那,那k之前去过啥地方她心里没点数?把一个人的痕迹抹掉肯定要跑不少地方吧?此处她对k的信任和LAPD里其他人骂K假小子形成多么强的对比。

在前提是Luv利用Joy监控K的情况下,Joy出于主动提醒K破坏房间里的备份,说明Joy是为了保护K将来的行踪不被发现,那么程序会偏离自己的创作者的意图而主动保护K吗?也就是说Joy作为安排在K身边的间谍背叛了自己的组织,一心袒护K,而且找到了Dekard之后像K一样已无利用价值,所以最后被Luv一脚踩死。

二、 东方元素和缺席的东方人
        赛博朋克(Cyberpunk)作为上世纪80年代兴起的一种科幻亚类,以对亚洲,特别是日本的后现代未来的幻想而著名,“科技东方主义(Techno-Orientalism)”概念应运而生。一方面,一度位于近代科学技术发展边缘的,以日本、中国和韩国为首的东亚国家,正逐渐走向未来世界聚焦的中心。这些国家不断创造新的科技东方话语,也不断重塑和改变东方在西方传统“东方主义(Orientalism)”想象中的形象和地位。另一方面,赛博朋克作品中也揉和进西方对东方经济和科技崛起的焦虑,在对亚洲人去人性化(Dehumanizing)的再现中重建西方中心主义。
        电影2049延续第一部《银翼杀手》的科技东方主义风格,同样描绘了一种后工业、后资本主义时代充斥亚洲元素的洛杉矶城市图景。拥挤的街道上,五彩眩目的日文广告牌、霓虹灯,巨大的歌舞伎影像,还有身着性感日式格斗游戏服装的全息看板娘(这些广告人物本身却不是亚洲人)。此外,韩语也出现在Deckard躲避追捕的建筑物上。
        值得注意的是,新的《银翼杀手》电影宣布制作后,曾有学者预测中国会在新作中发挥重要作用。然而并没有。除了百变少女Joi穿的一身旗袍。

片首部分的小黄花,仔细渲染了一番,但后面却没有了下文。Wallace的一堆会飞的电子眼也有点莫名其妙,片中曾特写Luv是从一盒芯片里取出的一个,好歹试试别的芯片酷炫一下啊,也没了下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木可流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那么Joy那句I love you也很有值得探讨的意味:是自我意识下带有一点背叛爱人的真情流露忏悔的成分还是程序设定下的临终表白以安抚master?这都很值得深思。

        Joi和 Mariette只有在动作(和精神?)达到高度重合时,才能实现同步过程,这个设定于是凸显了两人在性爱过程中微妙却极为显著的动作和神情的不同步。
        一边是Joi轻缓而温婉地褪下旗袍,一边是Mariette果断地脱掉夹克和背心,对裸露的身体毫不遮掩。Joi轻抚K时眼中柔情似水,而Mariette则更多地表现出性爱中的老练,避免与K眼神接触。Joi的动作相比之下稍显被动,而Mariette则更具侵略性和主动性。
        我惊叹于导演将性幻想和真实性爱场面用不同的表现方式同时呈现给观众,这不禁使我好奇,是不是每一个人在性行为中,脑海里都同时幻想着一位完美的虚拟情人呢?

片尾的打斗戏气氛很赞,虽然无法理解Luv被主角光环晃到智商低下,但教科书般的十分钟打戏把三个主要角色的生死时刻刻画地血脉喷张。

K因为是Bladerunner不受复制人待见,因为本身是复制人不受人类待见。所以只能在AI产品里寻到真爱,但却那么专情(很human),甚至为了一个大于自己的价值(复制人维权组织)牺牲生命,做了一个hero。可Ana就算一直知道自己的身世(从她对k隐瞒那段记忆其实是属于自己的可以知道),却没有朋友(很少有人拜访),没有多数人的自由,只是一个所谓的symbol。

第一个问题:Joy是否是Luv用来监控K的工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尼妹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二是Dickard的角色设定。回头看他的存在是电影里最大的剧情转折(K是不是复制人)的推手,但是他又如何知道“复制人可以生育”对公司发展和世界秩序意义重大?即使他知道,又是如何能选择拉斯维加斯这样的曾经大都市做为隐居地点并成功地隐姓埋名(且不论如何生存下去的问题)?退一步说,从2022短片我们可以知道本片片首被杀的大块头复制人Morton在闹市里同样隐姓埋名地生活到了49年,且如果不是因为意外,仍然可以把身份藏下去。民众似乎对银翼杀手也并不友好。于是其实改变容貌在大城市藏木于林又何尝不可?更别说在避难所安排的种种陷阱机关除了向别人宣传“有人藏在这里且不想被人找到”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他面对复制品Rachel的表现“她的眼睛是绿色”也有点尬,总之这个本该出彩的角色并不让人满意。

我觉得很多人说评分高是伪粉来吹逼或者被高评分挟持balabala,是对这部精品创作的不尊重。我想从几点细节来说一下我看到想到的东西,来为此片正名。仅一刷,可能记得不太清楚,欢迎指正。

K是复制人反抗军为了隐藏the miracle设置的一个障眼法,妓女是隶属于复制人反抗军的,反抗军在片中的目的是为了保护The Miracle。而K此时逐步接近真相,垃圾场里撕掉的那几页书就是反抗军们干的,因为就是他们把小时候的Miracle送到垃圾场去的,为的就是防止K发现真相:到底谁是the miracle。而Wallace代表的人类一方需要找到the miracle,他们是知道K的身份的:所有在编的复制人的数据信息都在他们手中,既然K能发现自己身上的疑点,Wallace一方不可能没发现K身上的疑点,要不然直接逮住K解剖了就能获取复制人生育技术了。所以这些暗线说明K不是the miracle,只是人类一方利用K来替自己解密,找到the miracle,而Joy可能就是Wallace一方隐藏在K身边的间谍。这样整个故事就梳理下就是这样:K是人类一方与复制人反抗军共同利用的棋子,一方要隐藏the miracle,一方要找到the miracle,直到最后人类一方找到Dekard,即将解密成功,K半路截杀Luv又解救了Dekard,放了Dekard与女儿一条生路。这也是《2049》承接之前的三部小短片所要讲的隐藏在“K找爸爸”这个主故事线的背后的故事:人类方与复制人反抗军的斗争。

        Joi是男主K的虚拟爱人,类似于《她》里的Samantha,兼具谈恋爱和管家功能。只有开启全息投影设备时,Joi才能以立体影像的方式出现。电影中并未明说她是一种能够产生智慧和情感的超级人工智能,还是只是在模拟人类的行为和思维模式。不过,不管Joi是一个怎样的人工智能,她从程序到实体化,具体的形象成为解读她身份的重要因素。
        首先,饰演Joi的Ana de Armas是一位具有欧洲血统的古巴人。从种族上说,她是高加索人,也就是白种人。但她的面容和片中其他几位女性角色相比却非常东方化——肤色较深,总是忽闪着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肉嘟嘟的嘴唇,以及有些婴儿肥的脸型。如此模糊的种族外表特征,使这位“非典型白人”满足了西方白人观众对东方化的白人女性的审美需要,也满足了他们对科技东方的幻想,正如片中的Joi可以随时根据K的喜好一键换装。在Joi所有变装play中,唯一一套东方服饰就是中国旗袍。尽管电影中她穿上没多久脱掉了这身旗袍,这套服装却出现在所有全球发布的角色海报上,仿佛她的亚洲性是她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此吸引观众。
        如果说Joi是东方化的白人女性的代表,那么Wallace就是东方化(日本化)的反派典型了。莱托身穿一套改良版男式和服,完成了片中最变态的场景之一——徒手切复制人少女腹。

一直以来非常推崇卡梅隆,并不完全在于其新奇的想象和敢为天下人先的对技术推动的苛求,而是在于卡梅隆讲故事总是能由点及面地把所有剧情细节和伏笔,人物性格和转化,包括场景世界观,都事无巨细娓娓道来。我本人并不是强迫症患者,但是理科生思维却总让我对故事情节的逻辑漏洞和人物在特定场合下的异常举动特别敏感。从这个角度而言,银翼杀手2049做的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差强人意。

一部分观察到,K在影片后段看到Joi大型广告后产生怀疑和落寞。可少有人察觉不仅复制人开始evolve到有情感会撒谎还能生baby,同时人工智能也开始有了一定个体意识。

或者我们大胆猜测,Joy从始至终知道Luv代表的人类一方对K的利用,K此时幻想着一段携手爱人、奔向真相、浪迹天涯的浪漫的爱情(就像前辈Dekard与Rachael所做的那样)。Joy提醒K毁掉自己房间内的备份,坚定了K放弃一切寻找真相的这个信念,Joy这么做也是按照程序设定满足了K的幻想同时按照程序设定完成任务:也就是按组织安排利用K最终找到the miracle。

图片 2

剧情推动虽然节奏感很好有条不紊,但是线索的出现似乎都太容易了,有点像打单机版的日式RPG,连个支线剧情都没有,和路人A对话得到信息1,根据信息1到达地点一,触发事件。

3、Ana是天命之子,可K活成了一个英雄

Joy身上模糊的疑点是非常之多

旗袍Joi

第一让我放不下的是超强的女复制人Luv的设定。她身为本片最大反派,一会无所不能,甚至可以操纵卫星精准打击,杀人面不改色,一会又变得优柔寡断,几次三番放生K,面对失去一名驾驶员的意外手足无措,最后竟然被重伤的K溺死,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虽然影片没给准确描述,但我倾向这么去想。因为有多少虚拟伴侣会知道自己大期将至的时候抢着说句I love you呢?而且一个人工智能会想着说把我的数据删除(此动作一定是反系统设定的,影片镜头给出了数据一删除luv就失去了K的位置,难道出场产品不应该编程为保护追踪用户隐私的设定吗)就算我死也可以like a real girl吗?

写到这里脑袋爆炸,妈的,《2049》还是一部谍战片啊!

1982年上映的《银翼杀手》,对于科幻爱好者来说,几乎算是赛博朋克的圣经。续作《银翼杀手2049》北美刚上映,我就迫不及待去影院一睹为快。依然是熟悉的银翼杀手,几乎是。导演Denis Villeneuve继承了前作后资本主义、后工业化洛杉矶的视觉和音乐风格,在很多细节上致敬前作经典场景,比如大楼里Rick Deckard搜寻K的一幕令人联想到前作Deckard恰恰是复制人Roy Batty的猎物,还有K对线索细致的搜寻等等。
        第一部《银翼杀手》将记忆、共理心、人与机器之间的边界等等话题摆在观众面前,用 “比人类更人类(more human than human)”的复制人,引发观众重新思考如何定义人类和人性。而2049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挖掘了通过掌握生育繁衍的能力来延伸对复制人的奴役这一话题背后的叙事。
        2049里有太多信息需要消化,也可以从各种哲学的文化的社会的角度分析。本文将主要从三个方面来解读和批评这部电影,试图帮助关注理解本片中:1. 人工制造的奴隶制如何创造出新的殖民主义叙事;2. 电影如何通过东方元素和缺失的东方面孔来表达科技东方主义幻想;3.赛博朋克的近未来如何构建和想象女性和她们的身体。

梦境博士Ana那一段同样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她身为公司最重要的构成之一(按照剧情,给复制人合理的回忆是让他们融于人类社会的必要步骤),身世想必应受到严格查询。而她在面对K的那场戏里,和K的交流简直就是故意误导观众,“回忆不是假的(只是不是属于你的)”。这里是剧情的第一次转折,也是很多观众可能猜到的部分,但并不代表可以用这样略显廉价的愚弄一笔带过啊。

2、Joshi的牺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ingerinLimb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3

毕竟前作是影史留名的经典,能做到这一步真的已经非常不易。这部银翼杀手2049,我愿意买单。

首先喝酒戏,最后Joshi说我把这些酒都喝完会怎样?她放下了一个上司的架子,展现了自己脆弱的一面,而且她也说K和她见过的复制人都不一样,她有些分不清了。这句台词有些暧昧,或者也只是一个试探?但是可见她的内心的困惑。

Joy提醒K出发前破坏房间里的存储备份,此时的Joy是自我觉醒出于主动还是程序设定?

图片 4

但是这部片子,作为银翼杀手的续作,无疑是远超及格甚至是完美的。前作里最大的转折(主角是复制人)被发扬光大并二次转折,且带出复制人可以生育这一条设定,粉丝向完全满意。

另外,她找人和K来一发之后,第二天早上,她抓包妹子拿起小木马(妹子可能会因为木马值钱占为己有),可却没发现她悄悄放进k口袋的东西(追踪器还是窃听器)?我设想了一下如果她是看到了的话,那么她究竟为何对此视而不见?由于影片很多细节都没展开,也不知道Joi究竟属于哪类的人工智能。但可见有相当多的地方可以讨论她是否已经成为不同于“虚拟女友”商品的AI。

然而整个《银翼杀手》的故事还没完,应该还有续集,预测剧情如下:Wallace一方接着找Dekard与女儿,复制人反抗军找Dekard杀死Dekard接着保护女儿,只是不知道下个悲惨的棋子是谁?L?M?N?

一、 繁衍后代(Reproduction)作为殖民扩张手段
        莱托饰演的大Boss,Neander Wallace接替了Tyrell集团,成为新的复制人创造者。在2049前传短片《2036:复制人时代》中,Wallace向几位顾客大佬介绍他新机型Nexus 9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顾客付多少钱,我的复制人就能活多久。他们永远不会反抗,永远不会逃走。他们只会服从……这是一个天使,而我创造了他。(My replicant will live as long as or short as a customer will pay. My replicants will never rebel. They will never run. They simply obey…This is an angel, and I made him. )”
        然而,他创造的复制人唯一缺点在于,即使大批量复制生产(Replication),也远远不能满足殖民外星球和传播人类文明所需要的大量劳动力。这就是为什么他痴迷于Rachael的秘密——复制人的生育能力,于是命令自己忠心的仆人Luv前往追寻Deckard和Rachael所生的孩子。这里Wallace创造的复制人是否完全服从命令其实存疑。当Wallace用刀划破复制人腹部时,Luv是动了恻隐之心的,加上杀死Joshi中尉之后也给了她流泪的镜头,这是否证明Luv仍或多或少保有一些对她的Nexus 9同类的共理心(Empathy)呢?
        在Donna Haraway著名的《赛博格宣言(The Cyborg Manifesto)》中,她提到新旧世界秩序中繁衍(Reproduction)和复制(Replication)之间对立(或者说替换?)的关系。值得思考的是,即使复制批量生产从效用上讲明显胜于繁衍(考虑到知识、记忆的可植入性,以及机体和意识的可操控性),为何不论人类和前代复制人团体都对复制人怀上孩子如此重视?
        Wallace渴望得到Tyrell复制人的生育秘诀,这是全片推动情节发展的主要线索。尽管20世纪末迎来了全球范围内的旧殖民主义的终结,殖民主义的概念本身却并没有被完全抛弃。如今的新殖民主义(Neocolonialism),正是大国通过资本、文化等软实力的输出和霸权,而发展出的新形式的殖民主义。与此同时,对具有独立意识和感知能力的非人类他者的奴役,成为当代科幻小说中的一种流行叙事,不管这种他者形象是复制人,还是《月球》和《云图》中的克隆人,抑或是《太空堡垒卡拉狄加》中的赛隆人(Cylon)。
        Wallace试图将可生育的复制人用于殖民扩张,这种做法对人类社会来说并不陌生。美国奴隶制时期,尤其在19世纪初黑奴贸易非法化之后,为了解决黑奴劳动力问题,黑人女性的身体沦为生育工具,人类繁衍能力本身成为延续奴隶制的载体。
        因此,电影中将生育繁殖作为殖民扩张和延续人工制造的奴隶制的手段,不仅映射了殖民过程中对奴隶人格和自由意志的非人道的剥夺,更是在警告人类不要重蹈殖民主义和奴隶制秩序的覆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_shur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A、如果她认定人被除掉了那她把k供出来又会怎样?第一自己不会死第二人也已经清理了,为什么要强硬地不说。B、如果她知道了k在隐瞒东西,那才能解释她为啥情愿牺牲自己也不奉告k的行踪。可见这里,她对k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情感羁绊。不管是什么情感,这里肯定说明了她对复制人k的尊重和信任。而反观她自己,她说工作是维护秩序,好像自己是多么一个守原则的执行者,可最后她为了一个复制人k牺牲了自己。

1,K毁掉房间内Joy的备份存储时,镜头给到Luv有一个明显的反应。K的那场虚拟现实交互的3P应该也是被Luv知道了的。所以Luv“杀死”Joy时问K的那句“你对我们的产品还满意吧”,Joy与妓女,甚至K都是Wallace公司的产品,这句话是个十足的嘲讽。

Wallace

复制人抵抗组织凭什么认定K就是关键人物并跟踪?妓女身份的复制人前面还一副“职业”的态度,怎么后来就变得含情脉脉?女上司的立场相当诡异,便当也领得稀奇古怪。

4、Luv 的悲剧

2,K带着Joy出城飞行汽车被击落,Luv提供帮助解了围,Luv是怎么发现K的所在的?

        我相信,不同的人看完2049之后关注点一定各不相同,在此谨将我认为十分有趣且值得思考的一些视角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够拓展对《银翼杀手2049》解读的角度。
        不管怎么说,再经典的作品,也是人写的。只要是人的创作,就必然会受到他/她所理解的世界的约束。

从音乐到场景设计,满意满意加满意,完美的继承前作的气氛和色彩,无数次头皮发麻的经历,难以赘述。Dickard和Rachel的重逢,满分,虽然只持续了一分钟。前作的语音记录,Gaff出场并叠纸,满分。很多很多致敬的镜头,都比最近两部终结者做的高明得多。

再反过来看Joshi最后被luv杀掉。

3,还记得妓女临走前放在K口袋里的追踪仪器吗?为什么要躲着Joy?故事的背后有什么大的阴谋?

图片 5

前作里最大的情感冲突,人类生而为人却冷漠无情,复制人却有着悲天悯人的丰富情怀,在本作也继续深入。虚拟女朋友Joi尽管时刻都提醒着你她不真实存在,但是却是剧中情感最丰富的存在,临死之前的I love you也让人相当动容。片头的大块头在预告片2048里和本篇短短十分钟的镜头下表现出的人性闪光也令人印象深刻。大反派Luv和Wallace有些过分冷血,但前作里的Roy又何尝不是残忍杀害了自己的生父呢。

最后负伤的K在真雪里等死。可Ana在室内体验假雪的欢乐。多么讽刺啊!

第二个问题:Joy是否具有自我意识还是说一切只是程序设定?

Mariette

Ana从小身体不好。只能在温室里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找快乐。而K却能在外面寻找答案甚至背负起不属于自己的责任。

我记得从K找到Dekard直到Luv杀死K的女上司再找到K的坐标,这段剧情中,Joy是没有现身处于关机状态的 。也就是说Joy不开机Luv就无法探测到K的位置,所以Luv只能以身犯险闯入警局,甚至不惜杀死BladeRunner的女上司这样一个身处高位的人类来获取K的坐标。

Joi

总言之,最后她被k干掉之时。虽然一个想成为最强最优秀复制人的追求破灭了。但是luv的悲剧不也印证了本片的主题既复制人和人区别的讨论么。

        这个场景与《她》中Theodore和Samantha的性爱场景十分相似,但却略有不同。在这两部电影中,男主角的虚拟/人工智能爱人都将自己实体化到真实的身体上,以便与男主角发生性关系。二者不同之处在于,《她》中的Samantha一度具有强烈的实体化意愿,她自发找来了一位志愿者作为她和男主角之间肉体接触的媒介,并非常感谢志愿者的帮助。但是在2049中,Mariette出于K对她的吸引,首先隐晦地提出要帮助K解决生理需要。很显然,Joi对Mariette的态度是敌对的,她们的影像和实体虽然在3P时几乎达成同步,却是两个完全独立的行为个体。
        我认为,Joi和Mariette不论外形、性格还是在男主眼中的地位,都形成了强烈对比。二者在同步中的割裂,标志着男性想象中完美女神和现实中性伴侣之间的区别。我尝试用表格的方式展示Joi和Mariette之间的对立和她们与K的关系。

这么去想很多情节的设置就很合理。也符合bladerunner首部的风格,很多主题未给定论。导演的意图肯定是让我们和K一起去思考,Is my Joi special?Am I special?

        从早期的傅满洲到《钢铁侠3》中的满大人再到Wallace,用西方演员演绎妖魔化的东方反派形象,使得“东方”的概念通过大荧幕越发异化。
        令人失望的是,尽管2049中充斥各种亚洲元素,却连一个亚洲面孔都看不到(前传短片《2036:复制人时代》里倒是有华裔演员黃凱旋Benedict Wong打了个酱油)。第一部《银翼杀手》早已因在种族、性别、性取向等方面缺乏多样性而广受诟病,但至少还有一位生产眼球的说广东话的大叔。结果2049毫无长进,单一人种的复制人和人类选角,将非白人排除在机器和人类二元对立的分类系统之外,这不仅将非白人排除在人类的范畴之外,更将他们排除在机器之外了。
        只能说,在导演Denis Villeneuve对未来的想象中,亚洲人是隐形的,是几乎不存在的。

1、K的Joi已不是一般的Joi

三、 完美梦中情人和她的实体化替代品
        要说我在2049里最喜欢的一个场景,绝对是K、Joi和Mariette(一位复制人性工作者)之间的3P了。就我个人的观影体验来说,这一段的镜头语言(和汉斯·季默暴走的BGM)像洪水一样汹涌袭来、吞没了我全身,将我的个人感受缝合进了两位完全不同的女性角色中去。

PS:有人讨论Joshi是不是复制人。我以上分析的前提是我认为她是人类。因为看警察等级,和K在警局那么不受待见。我认为复制人一般是跑腿的。坐不到她的位置。

Reference:
Haraway, Donna Jeanne. "A Cyborg Manifesto."Simians, Cyborgs, and Women: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 New York: Routledge, 2015. 291-324. Web.
Huang, Betsy, and David S. Roh.Techno-Orientalism: Imagining Asia in Speculative Fiction, History, and Media. Rutgers Univ. Press, 2015.

Joshi的牺牲看起来有点扯淡,死得冤屈。但是那场喝酒戏和最后和luv的对峙戏其实很好的推动了影片主题:复制人和人的区别在哪?一个个体存在的意义在哪?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是是一部完美的银翼杀手,银翼杀手2049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