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片月不进影院,漂流的人生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28

2009年的一部《追击者》让罗宏镇和河正宇 、金允石成为了令人瞩目的金三角。

河正宇扮演的朝鲜族出租车司机偷渡到韩国杀人、寻妻并卷入一连串阴谋。本片为《追击者》原班人马崭新力作,影片曾在中国大连、延边、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取景。虽然影片极力渲染残酷的社会现实,但是除了接连不断的砍杀、血腥桥段,就是令人一头雾水的剧情。无论是主演金允石与河正宇为影片专门练习了3个月的延边风味的方言与麻将,还是影片开机前,罗宏镇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做了一个月的背包旅行,进行实地考察,都能看出影片的主创非常努力,但是我仍旧认为影片的主要线索交待不清,而且看着一群韩国人假模假式的说汉语实在有点滑稽。或许懂韩语的人能够更加理解本片要表达的含义。

豆瓣评分8.3,好于92%犯罪片

如果2008年那部获得韩国青龙奖九项提名的《追击者》还没有让人们记住新锐导演罗宏镇的名字。那么,两年后,罗宏镇携原班人马打造的这部《黄海》一定不会让人们再小觑这位只拍过两部长片的年轻导演。虽说只有两部作品,但他完全可以凭自己显著的风格特征在韩国电影中自成一派——冷硬派风格。相比较上一部的《追击者》而言,这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黄海》,风格更加凌厉,场景更加写实,故事更加曲折,主题也更加宏大,唯一的遗憾是,动作也更加暴力更加血腥。

这部《追击者》故事性并不复杂,甚至有些简单。最大的成功就是答案提前,着重体现如何追击。影片略略几个场景,相对固定的时间,使得这部影片虽然很精彩,但小剧场意味较浓。

另外,河正宇在片中扮演的朝鲜族男子有着真实原型,其妻子目前还生活在中国延吉。

图片 1

罗宏镇的这两部作品关注的都是底层与边缘人群的生活状态,上一部《追击者》中,他把目关聚焦在了韩国应召女郎这一行业中,通过连环杀人案来反映了应召女郎这一群体生活的艰难状态。或许正因为这一部电影的话题过于敏感,表现又太过沉重,当年青龙奖虽然提名九项,最终却只拿了一个最佳男演员奖。原本众望所归的最佳新人奖,却被朴赞郁制作的《胡萝卜小姐》一片的导演李京美摘得。然而,与青龙奖完全相反的是,以亲民著称的“韩国电影大赏”(评委中的三分之一来自普通观众)却毫不掩饰自己对《追击者》的喜爱,最终将七项大奖颁给了《追击者》。看样子哪个国家的政府都不喜欢艺术作品揭自己的伤疤,还好,在有些国家里,人民还可以做一次主。或许是为了报复青龙奖,感激“电影大赏”,罗宏镇在这部《黄海》中,把目光投向了一个更大的群体——那些生活在中国边界和韩国国内但却被视为边缘群体的“朝鲜族”。显然,这一选择,更加铤而走险,除了表现手段愈发的沉重暴力之外,对这一群体的关注更涉及到了外交关系。很多中国人看了之后,明显表态,这又是在辱华。

可能是基于这样的原因,罗宏镇花了一年的时间,拍摄了颇具传奇色彩的《黄海》。 从名字上看,极像一部纪录片。但从一开场,河正宇穿着李宁牌夹克在烟熏火燎的麻将馆里赌钱,我就知道,这是一部我喜欢的写实风格影片。

烂番茄新鲜度高达85%

《黄海》讲述了一个在中国延吉当出租车司机的朝鲜族人,妻子跟一个韩国人跑去了韩国,他意志消沉,整天沉湎于麻将赌博中,欠了一身债,最后迫于无奈,接受了一个黑帮老大让其去韩国杀人的任务,故事由此一波三折。其实,很多导演都对一些边缘群体投以关注的目光,但是大部分导演却是以一种高高在上或者猎奇的心理来对待他们。罗宏镇则完全不同,影片中的写实风格,让人感觉到导演不是浮光掠影的描写这一特殊群体的生活状态。他通过将其生活环境真实的展现给观众,让观众能够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他们生活的艰难。尽管我没有去过延吉,但是中国很多二、三级城市其实都很相似,所以我能感觉到《黄海》一片中的对延吉这座城市描写的写实程度,其中比如麻将馆、狗市、乡下的村落这些场景,让人恍惚间以为这又是哪位中国独立导演用DV拍摄的纪录片。这种对生活环境的写实程度,不是一般同类影片在摄影棚中通过人造场景所能体现的。

影片在第一章出租司机中,罗导拍摄延吉的感觉很奇特,典型的九十年代中期东北小城,破旧、寒冷、夹杂着灰暗的天空。

图片 2

说起这部电影凌厉写实的冷硬派风格,让我不得不想起去年中国也有一位导演在尝试这一风格,并试图借此作为自己的标志。这就是高群书和他的《西风烈》。或许他和罗宏镇一样,感觉到了现今亚洲影坛洋溢着一种虚假的、软弱的、煽情的、恶搞的、歌舞升平的精神鸦片的麻醉氛围,想借一股冷硬风格给靡靡之音的影坛注入一剂强心剂。然而,不幸的是,高群书过多的把关注点聚焦在了冷硬的外部因素上,最终他选择了黄沙漫天、遍地荒芜的中国西部作为展示其理想中的冷硬派风格的场所。甚至不惜把余男也打造成一种男性气质,但是,里面脸谱化的人物形象和跟在好莱坞后面亦步亦趋的故事情节,使得我看到一半时,差点在影院爆棚般的轰隆隆声中睡着了。相比而言,《黄海》的故事情节非常经得起考究,两个半小时,导演分成了四个章节,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开始第一章的单线叙事发展到第二章已经变成了两条线,越往后线索越多,相关的人物轮番登场,各种线索交叉在一起,却主次分明,张弛有度,毫不凌乱,所以,我很佩服这位年轻导演对故事的掌控力,电影发展到现在,故事越来越难讲述了,特别是悬疑片,对故事的叙述能力要求更高。

据说整个摄制组没有得到中国方面的许可,全程包括大连的场景都是偷拍的;这样也恰好符合了罗宏镇喜欢手持的风格。

导演罗宏镇,名字是不是不太熟?(中间那个)

当然,所有的这一些,写实的场景、多线索的故事,并不是仅仅为了给观众讲述一个真实的、生动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满足一下观众的感官愉悦,而是体现了罗宏镇一贯的主题,看看这群边缘人是如何生活的,看看他们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被逼上梁山。随着影片章节的逐步递进,每一条线索的增加,每一个人物的出现,似乎都是在往男主角的脖子上套了一根死亡的索环。罗宏镇选择了“朝鲜族”这一夹在中韩之间的群体,不知道是不是有某种政治意图,或许只有导演一个人知道。但是,在此,我不想让尚未确定的“政治意图”来掩盖影片已经确定的“道德意图”,如果我们再不关注那些所有的边缘群体的生活困境,他们的命运将如影片开始的那只疯狗的命运,它们的结局也一如影片结尾中男主人公的结局。或许只有在中韩之间的那片广阔的、冰冷的黄海是他们唯一的归宿地。

可能是东北人的原因,我对这个章节尤其喜欢,那金允石讲的普通话和延吉人一摸一样,在麻将馆里一个汉族大喊;高丽棒子时,我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记忆猛厉的把我拉回到了1994年上学的时光,那时学校里有几十人朝鲜族学生,他们在当时简直就是时尚和彪悍的结合体,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干着我们不敢想的事。比如;喝白酒时连玻璃杯子咬碎一起咽肚........ 扯远了,回来。整部影片分为四章;这第一章是我最喜欢的章节。 第二章是杀人者。这章节完全是河正宇方法派的独角戏,台词不多,全靠动作和眼神奉献,尤其他那双像极了我一孙姓同学的眼睛,太有料了。

图片 3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影片中的暴力,随着故事的发展,影片越来越暴力,最终,渐渐的由智力游戏转向了暴力游戏,斧头帮式的砍杀让人觉得人命似乎并不比一条狗的命金贵多少。或许导演有他自己的想法,比如他想表现随着各方势力的介入,边缘群体的生活越来越险恶。所以,对于这部电影而言,暴力究竟是它的瑕疵还闪光点?只能见仁见智,我始终认为,以暴力来表现暴力,就如同“以暴力来对抗暴力”一样的不可取。不过,在《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一书中,美国学者詹姆逊曾经煞有介事的说道,其实电影里只有两样东西:暴力和色情。
尽管如此,观众还是有自己的选择。
是在暴力中看到智力?还是在智力中看到暴力?
是在色情中看到爱情?还是在爱情中看到色情?

杀人计划和实施、出逃占据了所有线索,这样的场景是罗宏镇最擅长的,局促的空间和时间做最急迫的事情,太棒了。何正宇同时在这一章节同样奉献了树林里痛哭的精彩场面,让这部冷冰冰的故事,更添悲剧性。 第三、四章分别叫朝鲜族和黄海。朝鲜族这章的血腥程度,是我始料不及的,尖刀、砍刀、斧头和吃剩下的大骨头棒,金允石犹如战神一般骁勇善战,绝对挑战了观众们的神经,一刀、一斧声效绝对震撼。

没关系,大热烧脑悬疑片《哭声》就是出自他手;男主河正宇,这个也眼生吗?不管,wuli糙大叔是我的老公之一。

但最出彩的是大骨头棒打头颅的声音,无语了,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对。但正是由于打的太多,故事的线索在这一章显得有些凌乱,甚至我都想到了可能会看不明白要求救豆瓣的可能性,但还好,第三章节临近结束时,我磕磕绊绊的终于看懂了,原来最毒妇人心。 第四章黄海。在这里有必要简要的描述一下黄海的定义:黄海,是太平洋西部的一个边缘海,位于中国大陆与朝鲜半岛之间。平均水深44米,海底平缓是东亚大陆架的一部分。沿海城市有大连、丹东、天津、汉城、青岛、烟台、连云港等。

这个片子虽然长达157分钟,但是我敢拍着胸(是胸哦)保证:再来157分钟,照样不嫌长!

就是在这么一个海上,河正宇死在了渔船上,最后被渔夫相对人道的进行了海葬,与之同行的还有他老婆的骨灰盒。

男主久男,一个落魄潦倒的中年大叔,混迹于麻将馆,成天被债主追,活的像条狗。为了改变现状,他偷渡到韩国,成为杀手。阴错阳差,他无奈深陷三股势力中,仿佛陷于泥潭,无力逃脱。

影片的结尾很有意境,一语双关。但不论是梦还是现实,何正宇都可以长眠于黄海了,他人生的最后十几天很疯狂,像他之前养的那条疯狗一样。不同的是,他不会被人挖出来吃掉,因为这是黄海,一个结束他漂流人生的墓地。

故事由两条平行线索同时展开——寻妻和杀人。中间还交叉了警察、帮派。它有韩国犯罪类型片常见的框架:边缘小人物,无奈走上犯罪道路。但是更有导演罗宏镇的个人特色:三条买凶杀人的线索是杂糅在一起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ric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随着剧情的发展不断有包袱透露出来,但从来没有让观众猜透,所谓慢慢露,但不透。甚至最后的结局也是开放性的。

电影风格足够凛冽,现场分尸,一言不合就剁人的斧头帮,尖刀桶刺,血腥的让你像嗑药一样嗨。

罗导演似乎只喜欢原始的砍杀。这在开头旁白中已有伏笔:“街坊中流行犬病……到最后只要能咬的,它都往死了咬。”片中的主要角色就像疯狗,为情、为仇、为财所逼而相互杀戮。不是用枪,不是《英雄本色》中周润发的机枪扫射。而是用刀、用斧头、甚至用牛腿骨。正是这种帮派之间斧头砍刀相向的乱战,才更加写实和压迫

片中的追击场面更是绝无仅有。从处女作《追击者》就可看出,追击场面惊险刺激,是罗导演的拿手好戏。《黄海》中,罗宏镇特别安排了此前韩国影史绝无仅有的“追击 翻车”场面。共动员摄像机13台、机动车50辆。拍摄时在市中心半径3公里内实行交通管制。

听闻导演“一将功成万骨枯”,画面之所以如此暴力血腥,和导演本人脾气暴躁不无关系。在片场甚至因为对副导演镜头调度不满意,竟把副导生生打进了医院。突然想到了詹姆斯·卡梅隆暴君形象,苛求完美。但也是这种“过分”有点偏执的匠人精神,才能出大师大作

而老公河正宇为了角色,300天不剪头发,还续须,减重,导致在韩国拍摄时候,现场居民都认不出他。他特地学习延吉方言,顺便花了三个月学习打麻将。片中印象最深的是他发现自己被耍,中枪之后躲在树林中,一边慌乱的包扎,一边绝望痛哭。全程无台词,只靠动作和眼神表达情绪。边缘小人物,被生活推来搡去却无还手之力,一种无奈和悲剧感扑面

电影风格足够纪实。影片开头就交代了久男生活的延边,可以看到朝韩双语广告牌,还有路边撸串摊儿、练歌厅、混混成群结队。这里是中韩交界,但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似乎既不像中国人也不像韩国人。手持摄影的客观纪实,瞄准了朝鲜族这个独特人群。而电影整体的色调灰暗,有一种生吞铁块的压抑感,就如同现实,冰冷、残酷、绝望。

影片的结尾具有开放性,但是无论哪种揣测都是悲剧,丝毫没有要把整部电影从黑暗中打捞起来的意思久男的老婆下了火车回到延边了吗?回家,过简单的日子,就算是一个美梦,也好。

本文由澳门太阳神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烂片月不进影院,漂流的人生

关键词: